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584章 沒有矛盾


    其實夏新很想接著聽下去,聽聽她們要說什么的,不過,被冷雪瞳強硬的一腳給踹走了。【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

    逼的他只能沿著墻邊原路回去。

    夏新忍不住看了眼冷雪瞳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雪瞳如冰雪般晶瑩的小臉上沒有任何表示,讓人完全猜不透她內心在想什么。

    這也讓夏新分不清,那個傳言到底是真是假,這兩人真的約會過嗎?

    倒是想起另外件事。

    據說,白羽想在晚上彈吉他,夏新估計他現在要是彈,會被附近的居民給打死的。

    夏新沒忍住心中的好奇,問了句,“你真的跟白羽……”

    只是說到一半就被冷雪瞳打斷了。

    冷雪瞳對夏新揮了揮手,“早點睡吧,明天還要靠你帶我們回去呢,組長。”

    說完,就進里屋了,留給夏新一個搖曳生姿的背影。

    冷雪瞳也特意加重了組長這兩個字,不過意思跟林安口中的組長是截然不同的……

    夏新疑惑的望著冷雪瞳離去的身影,直到她進屋,這才抬起一只腳剛跨過門檻,剛想進去,忽然心中一動。又退了出去。

    冷雪瞳走了,自己貌似又可以去聽墻角了。

    話說女生洗澡的時候,都在說些什么?

    夏新本著人類本能的求知欲,以及對于未知的探索與冒險,抱著大無畏的犧牲精神,靜悄悄的又調頭走了回去。準備再回去看看。

    不過,才走出兩步,就聽到后邊有腳步聲響起。

    這讓夏新立馬心虛的頓住了腳步,雙手負后,抬頭看天,一副氣定神閑悠閑看天空的宗師模樣。

    實際上,此時天上黑漆漆一片,沒有半點星星跟月亮,連根毛都看不到。

    夏新稍微等了會,感覺到背后有人接近,但并沒有聽到人說話。

    略帶疑惑的轉過頭,才發現。不是冷雪瞳,而是一身衣裙曼妙的舒月舞。

    兩人對望了一眼。

    舒月舞嘟著小嘴,帶著幾分鬧別扭的語氣道,“你生氣了?”

    “……”夏新并不想說話。

    舒月舞稍抬起視線,盯著夏新道,“我都沒生氣,你生什么氣?”

    夏新心中在說,你那還沒叫沒生氣嗎。

    不過莫名的不太想說話,只是平靜的說了句,“沒事,我現在沒生氣了。”

    “騙人,明明就在生氣。”

    “真的沒有。”

    夏新如實說道,“我之前只是有點事沒想明白,現在想明白了,是我自己弄錯了而已。【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

    舒月舞刷子般的睫毛顫了顫,美眸一眨不眨的盯著夏新問道,“什么弄錯了?”

    夏新并沒有回答她,而是從她身邊走了過去,說,“夜深了,早點睡吧,明天也不知道有沒有車,可能還要趕路,會很累的。”

    不過舒月舞沒讓他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沉著小臉問道,“什么錯了?”

    因為她想起,兩人上次鬧別扭的時候,夏新曾經說過,“兩人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舒月舞當時的回答是,“那就一直錯下去”。

    而這次夏新又模糊的告訴她,“他弄錯了”,這讓舒月舞隱隱覺得夏新有“糾正這個錯誤”的想法。

    “回去再說吧。”

    夏新淡淡的回答,對此并不想多說。

    舒月舞賭氣的說道,“我不。我就要現在說。”

    因為這次舒月舞抓的很緊,夏新沒甩開,也就沒走了。

    想了想,頭也不回的說道,“是嗎?既然你要求,那就說清楚吧,我覺得,以后我們就像現在這樣吧,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就這么簡單。”

    舒月舞眼睛一瞪,“你什么意思?”

    “就這意思,還不夠明白嗎?”夏新說道這,深吸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牽扯。”

    “分手?”

    “差不多吧。”

    其實夏新想說的不是分手,而是最好連朋友也別做了,當成不認識吧。

    他煩了!

    兩人也不是沒鬧過別扭,過去通常是舒月舞提的,夏新會遷就她,哄她,這還是第一次夏新主動提的。

    這讓舒月舞手上一抖,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來。

    “憑什么?”

    “……不憑什么,我要說的就這些了。”

    “你……”舒月舞咬著鮮潤的嘴唇,死死盯著夏新的背影道,“你跟那姓冷的親親我我的,我都還沒說你呢,你有什么資格說這些?”

    夏新想說,你那還叫沒說我嗎,就差沒動手打我了。

    而且我什么時候要跟冷雪瞳親親我我了?

    她不得一腳把我踹飛了?

    如果是平時,夏新還會想解釋下,現在他已經不太想解釋了。

    本來今天就很累。一堆的事情。

    同時夏新覺得,是因為自己當時在分岔路口,沒有果斷下決定,一直猶猶豫豫的關系,才讓大家莫名其妙的跑這山溝里來,他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尤其對不起當時留下來等他決斷的幾個人。

    他也知道。因為自己做事總是想著會不會傷害誰,怎么做最好,最穩妥,希望大家都好之類的,想的太多了。

    到最后,反而讓大家都受傷了!

    所以。有那件事的推動,讓他現在只想直接把舒月舞這里的關系給理清了,不再拖拖拉拉了。

    “就到此為止吧!”夏新說道。

    “為什么?”舒月舞問道。

    “沒有為什么。”

    “你是不是想說你跟姓冷的沒關系,說我冤枉你了。”

    “我沒說。”

    “你覺得她是那種隨便跟其他男生擠一張凳子的人嗎?”

    舒月舞的聰明之處,就在于她認出,冷雪瞳不會跟其他男生那么一起坐的。但對夏新她同意了。

    不過夏新也懶得多說。

    淡淡的回答說,“是,我錯了,然后,可以放手了嗎?”

    舒月舞倔強的回答,“我不要,不要放手,也不要分手,你明明就在生氣。”

    夏新嘆了口氣回答,“之前也許有,現在絕對沒有生氣。”

    “之前,……是指,你讓我別在佛像后面寫字,然后我寫了,那件事。”

    “是。”夏新坦白承認了,“不過當時是我弄錯了,我現在不介意了。”

    舒月舞并不想聽這后面,為什么弄錯。為什么不介意的解釋。

    “就因為這個,你就要說分手。”

    “你想這么認為也可以,這個決定,我不會再更改了。”

    舒月舞再次確認般問道,“呵,就因為你說不可以在佛像上寫字,然后我寫了,你就要分手?”

    其實并不只是這個原因,更痛的其實是舒月舞說的話,以及舒月舞說那話時的想法,都被夏新捕捉到了。

    不過夏新此時只是點了點頭,“就是這樣。”

    舒月舞跺了跺腳。“我當時生氣嘛,你遷就我下會死啊。”

    “會。”

    “你怎么這么小氣。”

    “我一直這么小氣。”

    “一點風度都沒有。”

    “我承認。”

    “就因為這點小事,你就要……”

    “沒錯,我都承認,所以,可以放手了嗎。”

    如果有爭論。那說明還有矛盾,既然有矛盾,人們就能解決矛盾。

    但是,當雙方連爭論,連矛盾都沒有的時候,那就無從解決了。

    舒月舞有點慌了。夏新并不接話茬,表現的很決絕。

    平時的話,她覺得就算自己任性一點,無理取鬧一點,夏新應該特會遷就她,哄著她的。

    可現在。夏新已經完全沒了平時那副溫和,遷就的模樣,一副想就此把這事了斷的模樣,這讓她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涼意。

    夏新已經煩了舒月舞這樣糾纏不休,胡攪蠻纏的方式,轉過身。也不去看舒月舞的眼睛,雙手很用力的掰開了舒月舞的小手。

    哪怕舒月舞疼的皺起了眉頭,喊了聲“好疼~~”夏新也沒去理會。

    甩開手,調頭就走。

    舒月舞力氣自然沒夏新大,手上疼的厲害,踏前一步伸手想抱住夏新。夏新直接一用力,把她推開了。

    只是夏新力氣稍稍用大了些,舒月舞也沒站穩。

    這一下把舒月舞給推倒了屋檐外,推到了地上骯臟的泥潭里。

    無數豆大的雨點落到了舒月舞的身上,讓她剛剛被爐子烘烤干的衣服再次濕了一大片,沾在了浮凸玲瓏的嬌軀之上。

    舒月舞沒想到會被夏新推掉。一下愣住了。

    夏新也愣住了,他并沒打算這么做的。

    下意識的伸出手想把舒月舞拉起來。

    如往常一般!

    舒月舞愣了愣,也伸過一只手,抓住了夏新的手。

    如往常一般!

    但……夏新并沒有拉她起來。

    在短暫的愣神之后,夏新回過神來了,看了眼舒月舞那清新如夜間精靈般的美麗容顏。心想要做就做到底,心中一發狠,手上一用力,毅然決絕的甩開了舒月舞的小手。

    任憑舒月舞就這么坐到了地上的泥潭之中。

    舒月舞愕然的望著夏新!

    兩人就這么隔著一個雨幕對望著。

    隔了一個雨幕,也仿佛隔了一個世界。

    一個在里面,一個在外面……

    誰都沒有再說話。

    也分不清舒月舞小臉上的到底是雨水,還是淚水,但那霧氣迷蒙的雙眸,已經望不真切了。

    直到好一會兒,才聽到舒月舞混雜了幾分哭腔的聲音問道,“如果……”

    夏新略帶煩躁的,粗暴的打斷了她,正如冷雪瞳所說。

    “這世上沒有如果,……我問你一件事,你老實回答我。”

    “……什么?”

    “你其實在心里是瞧不起我的吧……”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