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375章 這游戲不適合你


    “一分,300塊?”

    夏新當時有些震驚。【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

    除了中考時為了買分進好學校,夏新還真不知道有什么分能這么值錢。

    這幾天他排到apdo的次數其實不算少,哪怕按少點算,一天一直排位的話,2把總該有的,現在輸一把扣的其實蠻多,只要隨隨便便玩下,哪怕扣20分,一天2把,都有1萬2了。

    還有比這更簡單的嗎。

    夏新從沒想過,打個排位,每天只要輸2把,就有1萬多進賬。

    說不動心,肯定是假的。

    對方的目的很明顯,也是沖著國服第一的寶座去的。

    為了再推夏新一把,徐豪杰繼續說道,“如果你答應這第一個條件,那么我免費贈送你第二個條件。”

    “第二個條件?”

    “是,如果你答應陪著apdo掉分的話,那么第二個條件自動生效,當你排到我的時候,不管你怎么發揮都隨便你,只要你輸了,扣分都算我的,一分按500算。”

    “咱們這幾天排到的也不少,你也知道,你也沒穩勝我的把握,一分500等于,輸一把最少賺1萬塊了,當然,你贏了也沒事,我也不能勉強你輸是不。”

    為什么第二個條件的分貴一點,因為這個條件,夏新輸的分其實都等于間接加到了徐豪杰的身上,此消彼長之下,自然貴。

    “順帶一提,兩個條件可以疊加。”

    意思是,當夏新這邊出現apdo,對面又出現風之子這兩人,夏新扣一分800塊,畢竟這等于拉著apdo一起死,兩人都扣分,就風之子加分,2把就能送他上國服第一,最多也不會超過三把。

    夏新暗自吞了口口水,被對方的豪爽震住了。

    不夸張的說,只要接受這兩個條件,夏新一天賺個兩三萬完全不成問題。

    而且是最少兩三萬,多的還真難說。

    還一點不難賺。

    只要平時正常玩,只在排到這兩人時,隨便玩玩就好,邊玩邊吃雪糕就好。哪怕邊看電視邊玩也好……

    夏新沒說話。

    這對他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誘惑。

    雖然夏新還沒答應,但徐豪杰已經笑了。

    只要夏新沒立即反駁,那就對了,至少也是心動,動搖了,那就有辦法,既然用錢能動搖他,那多加點錢,不怕他不就范。

    “你也是想上第一吧,我也不勉強你輸給我,我只是不想第一落在外國人手中,難道我們幾千萬玩家還比不上人家一個人?丟的是我們所有人的臉,但同屬中華,我們是自己人,誰上都一樣。”

    徐豪杰可一點都不笨,這一套套的組合拳打出去,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不僅許以金錢,還論及家仇國恥,把自己擺在偉光正的方向,絲毫不讓人覺得齷齪,一般人估計早答應了。【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

    而且,正如張碩說的,這個辦法真正厲害的地方其實不是把apdo的分給拖下去,而是讓夏新跟apdo互咬,導致兩人同時下去。

    因為徐豪杰自己根本就不打算這么做,他只希望夏新拖著apdo一起死,而自己排到apdo則正常打,這樣就穩操勝券了。

    當然,如果夏新愿意為了錢,在排到他的時候,故意輸給他更好,不輸也無所謂。

    他覺得只要這只瘋狗把前面第一那個怪物扯下去,讓兩人狗咬狗一嘴毛就好了,自己穩坐釣魚臺,就能漁翁得利了。

    事實上,夏新的心中也確實在考慮,他很心動。

    夏新在考慮一件事的時候,往往會想下自己的初衷。

    他想要錢,但要100萬,哪怕算上自己現在存的錢,還是缺大部分。

    可惜,他知道,對方可沒打算長期供應,而且這筆買賣也做不長的,最多大概6,7把,哪怕多一點也就10把,就會幫他穩坐第一的寶座,甚至可能跟第二拉開一兩百分。

    10把的錢可遠遠不夠,對方顯然也不可能那么傻,給個100萬。

    雖說積少成多,可跟自己本來的目的想比……

    夏新考慮了下,自己為什么要上國服第一,首先是他答應過妹妹要讓這個號,掛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最高的位置。

    這號代表了兩個人的心血,因為這個號,兩人玩過上千把,這號的英雄,符文,金幣,都是兩人一起賺的。

    其意義重大。

    所以,哪怕零當時強求,他也絕不改名。

    然后是另一個目的,夏新其實也想證明下,自己也是能做成功一件事的。

    是的,從初中,到高中,到大學,他感覺自己好像還沒做成功任何一件事。

    家里的條件沒變好,妹妹的病也沒治好,參加個社團也沒弄好,哪怕寢室參加的比賽,也是勉勉強強獲勝,差點就輸了。

    夏新感覺這些不是好兆頭,有時候他也會想,自己會不會永遠都做不好一件事呢,真是太沒用了,簡直一無是處。

    明明幾個月前就想著要殺上國服第一,卻到現在都沒能上去,自己好像不管做什么,總離成功欠缺了點。

    正猶豫間,QQ上,祝曉萱也發過來一句,“好了,濕乎,不玩了,你上大號吧,我要看著你上分,嘿嘿,就差一分就第二了,離第一也就40分,說不定2把之后就第一了,我今天不睡覺也要盯著你上第一,嘻嘻,我要成為第一個見證這個歷史性時刻的人。”

    “……”

    夏新不禁苦笑,哪有這么簡單,人家也在排啊。

    隨即回想起來,不管是韓非也好,社長也好,王文王武也好,寢室里的人也好,哪怕一向冷淡的夏詩琪,都說過,希望看到自己上到第一的位置,那個位置也已經很久沒有換人了。

    怎么說呢,夏新不太擅長應付別人對他的期望,不過身邊的人好像都是這么想的……

    那就沒辦法了!

    所以,夏新說出的話是。

    “不了,我拒絕。”

    “什,什么?”

    徐豪杰都要以為自己聽錯了,這么優厚的條件,夏新居然不答應,對方應該也不是什么知名人物啊,難道不要錢?

    “如果是價錢方面的問題,那我們可以……”

    “不是。”

    “那,難道你想就這樣讓一個韓國人,占著我們第一的位置?”

    “要問我愿不愿意的話,其實我也沒太大感覺,我只是單純的想上第一而已。“

    為國爭光什么的,那是職業選手該做的事,S5全軍覆沒,那些職業選手難辭其咎,賽前一個個想上天,想和太陽肩并肩,賽后搏同情也是玩的很6。

    夏新一直覺得自己只是個小人物,沒那么偉大,也沒必要把爭第一這么一件普通的事,上升到為國爭光的高度。

    “我其實倒想問問你,用這種方法,你上到第一有意義吧,你坐的安穩嗎,不怕被人踢下來嗎?”

    電競的世界很簡單,只有一條規則:

    實力為尊,菜就是原罪!

    有實力的上去,沒實力的就得滾下來。

    哪怕一時半會讓他用點伎倆上去,又怎么樣?

    這樣的皇冠,能得到別人的認可嗎,有權威性嗎?

    徐豪杰憤怒的壓低聲音道,“輪不到你來教訓我,你以為我不想嗎,你以為我沒試過嗎?”

    是啊,徐豪杰自己也試著挑戰過,那位有著艾歐尼亞皇帝之稱的apdo,可惜他失敗了。

    只有在實際挑戰過皇威之后,才能明白對方的強大,才能感受到自己的無力,那種無力感,并沒辦法言喻。

    他覺得自己沒錯,不是自己不給力,是對方太強大。

    徐豪杰有些歇斯底里道,“我不是告訴你了,對方是怪物,沒有人能撼動他的位置,你也不行,如果不用這種方法,第一永遠都不會易主,但只要我們合力,就一定能戰勝他。”

    “這不是作弊,因為狼群是通過合作,戰勝強大的獅子,螞蟻也會通過合作搬運東西,這叫作團結。”

    夏新嘆了口氣,淡淡說道,“夠了,就說到這吧,別繼續下去了,再說下去,也只會讓你更丟臉而已。”

    “你說什么!”

    “從你說合作那一刻開始,你就打從心底認為自己不如對方了,別騙自己了,這根本不是合作,這只是弱者的抱團取暖而已,別再繼續丟臉了。”

    “你,你,你居然敢說我是弱者?你知道我是誰嗎?”

    徐豪杰由于過度震驚,都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難道他不知道,自己是職業選手,lpl風影隊伍的主力中單,同時也是國服第二嗎,絕對比全國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要強。

    “我只聽說過你是職業選手而已,那又怎么樣呢,失去了求勝的心,打從心底認為自己不如對方,只想著通過弱者抱團的方式去對抗強大的敵人,這就注定了你是個弱者了,而且,這樣永遠都會是個失敗者。”

    “哪怕你有點職業選手的尊嚴,就自己去把第一拽下來,或者……這游戲根本就不適合你,建議直接退役。”

    夏新平靜的說完,掛掉了電話。

    夏新感覺自己一定被夜夜傳染了,這些話中,帶著點夏夜的特色。

    夏新回了祝曉萱一句,“謝謝。”

    “謝什么?”祝曉萱不解。

    謝你提醒我。

    “沒事,別等了,哪有那么容易上去,這么簡單上去的話,別人早上了,早點睡吧。”

    “不嘛,我要看嘛,我一定要親眼見證濕乎上第一。”

    “隨便你。”

    說話間,零突然上線了,直接密了過來,“分漲的挺快,雙?”

    “好。”

    ……

    ……

    徐豪杰已經被氣炸了,幾乎是咬牙切齒的掛下了電話,恨不得把電話砸了。

    還從來沒人敢這么大言不慚的說過他呢,居然敢說他是弱者,他是不知道自己在職業賽場單殺過多少人嗎?

    哼,愛夜也未免太自大了,明明就沒有試過,就知道亂說,他遲早也會明白,綽號“艾歐尼亞皇帝”的那個人是有多么的不可戰勝。

    而且,要論到在lol里,最氣人的句子就是,“這游戲不適合你。”

    沒有比這更氣人的,這幾乎是全盤否定對方了。

    更何況是對一個職業選手這么說。

    不過夏新否定的其實不是他的技術,而是心態,從一開始就認定會輸,那就不要玩了,夏新是這么想的。

    張碩湊過來問道,“怎么樣,成了沒。”

    “一個自大的沙比,根本什么也不懂而已,走,陪我雙排去,嗎的,我要讓他知道,他連我這關都過不了,還想上第一。”

    張碩察覺出徐豪杰眼神中的戾氣,顯然被氣的不行,也就不再多說了,笑了笑,回了一個字“好。”

    不知是天意弄人,還是冤家路窄,兩人雙排的第一把。

    就有人在下面發了句。

    “對面愛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