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1520章 再一次的見面


    “不要胡說。”

    夏新連忙打斷了玄蜂,讓她不要詛咒別人了。

    “你的意思是,月舞,沒死……”

    夏新幾乎是顫抖著聲音問出這句話。

    臉上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因為,他是親眼看到炸彈在自己眼前爆炸的。

    “那個死肥豬做了手腳。”

    玄蜂說到這一下瞪大了憤怒的眼睛,“說起這個我就特別想殺了他,我們在前線戰斗的時候不見他幫忙,其他事情上,做手腳倒是很快。”

    “肥遺,他做了什么?”

    “少爺,先喝點水吧。”

    說話間,夏婠婠把溫水放到了夏新旁邊,看了玄蜂一眼,淡淡的說道。“少爺,其他事情先放放,你就先好好休息吧,你知道自己身體有多差嗎……”

    “沒事,我休息夠了。我現在精力非常好,好到可以打死一頭牛。“

    夏新說著還想亮一下肱二頭肌,不過很可惜,他的肌肉屬于軟肌肉,不是健美先生那種硬肌肉。想亮也亮不出來。

    尤其是他搖搖欲墜的腦袋,跟蒼白如紙的臉色,就顯得更沒說服力了。

    夏新很尷尬的發現,夏婠婠居然對自己翻了個白眼。

    連一貫優雅文靜,知書達理的夏婠婠都對自己翻白眼了,可想而知她心中對自己的意見有多大。

    也是。

    畢竟夏婠婠囑咐過他無數次不要亂來了,再覺醒鬼子,真要死了。

    夏新還是亂來了。

    也難怪夏婠婠一副想說什么,又鼓著氣的模樣。

    “玄蜂,給我拿衣服,我出去一趟。”

    好在玄蜂還是比較聽話的,馬上就幫夏新去旁邊衣柜拿衣服了,問題是玄蜂太聽話了,還非要親手給夏新穿上。

    要知道,夏新這被子底下是什么也沒穿呢。

    夏新總感覺自己對這也習慣了。

    連夏婠婠就這么一臉驀然的,歪著小腦袋在旁邊看著,夏新都坦然接受了。

    他有點破罐子破摔的心理,畢竟夏婠婠也不是第一次看了,都看光了,好像也沒什么了。

    夏婠婠顯然對夏新意見很大,都不帶上來幫忙的。

    搞的夏新在玄蜂亂七八糟的幫忙下,一會手疼,一會腳疼,渾身仿佛再受了一次傷,差點沒疼的嗷嗷叫。

    好在夏新是忍住了。

    而夏婠婠也就這么在一邊看著。擺出一副“哦,你很健康”的小臉?

    恩,夏新發現夏婠婠這丫頭也有造反的趨勢了。

    不過,也不怪她吧,她都提醒自己一百遍了。

    夏新甚至懶得問后來學校的情況,他現在是迫不及待的想先確認舒月舞的情況。

    “對了,化蛇跟肥遺呢?”

    “肥遺好像去弄什么材料去了,化蛇自己出去養傷了,他傷的有點重。”

    “……他沒事吧。”

    玄蜂毫不在意的笑笑,“沒事,對于弒神會的人來說,死不了就等于沒事。”

    “……”

    別墅門口都是保鏢,幾乎把別墅圍成了一個圈,不用問夏新也知道是誰的。

    對方明顯是怕他出事。

    然后,司機就載著夏新,玄蜂跟夏婠婠到醫院去了,后邊還跟了幾輛保鏢的車。

    夏新在下車的時候還是一陣晃蕩差點摔倒。

    虧得玄蜂跟夏婠婠左右扶住了他。

    夏婠婠又是心疼又是責怪的說道,“你至少也吃點東西吧,你睡了兩天,醒來就喝了口水,站都站不穩呢,有這么急嘛。”

    “啊,不是,”夏新干笑,“我也不是很餓。好了,別氣了,臉都氣圓了,我回去就吃飯。”

    夏新摸了摸夏婠婠的小腦袋,快速的朝著醫院里邊走去。

    只是,他走在快也沒用。

    來到前臺,他也只能跟值班醫生干瞪眼。

    ……語言,這個阻礙兩岸文化交流的罪惡禍首。

    還是夏婠婠過來問了句,然后扶著夏新上樓了。

    夏新苦笑,“我沒事,自己能走,你們倆真不用扶我,你看別人都拿怪異的眼神盯著我們看了。”

    因為在外人看來,夏新看起來比較像被酒色掏空身體的小青年,尤其是有兩個大美女扶著他,看起來就更像是一副縱欲過度的樣子,搞的旁邊不少人又是嫉妒又是不滿。

    夏新現在臉色慘白的可怕,腿都在顫抖。

    來到二樓特護病房區,夏新遠遠就看到舒銳坐在門口,雙手撐著膝蓋,捂著臉頰,一副悲慟的樣子,低著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新如往日一般,來到舒銳旁邊,小聲叫了句,“叔叔。”

    舒銳這才緩緩的抬起臉。

    如果不是夏婠婠告訴夏新,他才睡了2天,夏新差點以為自己睡了2年,怎么兩天不見。舒銳英俊的臉龐蒼老了這么多,眼神渙散,雙目無神,連白頭發都出來了。

    這是有多久沒睡覺了。

    “恩。”

    舒銳輕輕的點了點頭。

    看到夏新,他的心情就更復雜了。

    他怎么也沒想到,當初被自己踹飛的小乞丐,直到后來跟女兒交往,也一直被自己瞧不上的夏新,居然有這么大的背景,是能跟洛特平起平坐的人物……

    而夏新對于舒銳其實并沒太大反感。

    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父親,也無法完全理解一個為了保護女兒的父親的想法,但大致還是明白的,自己女兒要是跟個乞丐出去好幾天還被壓在山洞里,渾身受重傷差點死掉。自己也會把那乞丐吊起來在樹上掛幾天的。

    他覺得父親嘛,當然希望女兒有更好的歸宿,以前自己跟月舞交往的時候,窮的可怕,又無父無母。還帶個妹妹,家徒四壁,也可想而知舒銳的不情愿。

    所以,夏新對舒銳沒什么惡感,但也沒什么好感。比較像是面對陌生人,一副你別來惹我,惹我我就要你好看的態度。

    不過因為對方是舒月舞的父親,夏新也會保持最基本的禮貌。

    “我想……看看月舞可以嗎?”

    舒銳先是點頭,不過馬上又輕輕搖了搖頭。“你等下,我問問。”

    舒銳說完,走進了病房。

    夏新等了大約三分鐘,才看到趙晴跟舒銳一起從里邊走了出來。

    趙晴明顯也是幾天沒睡好,黑眼圈重的很,眼角還掛著很重的淚痕。

    不過,看到夏新還是露出了如往常那般溫暖卻是蒼白到令人心疼的笑容,“你來啦。”

    她一眼就從夏新的臉色,還有虛弱的站立,看出夏新的身體狀況還很糟糕,心中猜測著,大概是剛醒就匆匆忙忙趕來了。

    “恩,阿姨,我想見見月舞,可以嗎。”

    趙晴一臉苦澀的說道,“月舞,她說她睡了,你下次再來吧。”

    “……”

    夏新差點沒說出“好”字。

    好在他現在雖然腦袋遲鈍,還是反應過來了,什么叫“她說她睡了?”

    這句話……趙晴什么意思啊?

    夏新有點懵。

    月舞不想見自己?

    如果是往常,他可能不會勉強別人,這就調頭回去了。

    不過這次不一樣。

    從上次的事情中,夏新清楚的明白,沒有魄力就什么都做不好,猶猶豫豫就會什么都沒保護好,到最后失去,才會后悔莫及。

    他必須在此確認舒月舞的情況。氣難著氣氣些氣這。

    夏新很強硬的表示,“阿姨,我看她一眼就走。”

    趙晴苦澀的搖了搖頭,“我一定會阻止你的。”

    “我必須看上一眼。我保證不會弄醒她的。”

    夏新發現趙晴嘴上說著一定會阻止自己,然而卻是同舒銳一樣站在了門旁邊,完全沒有要阻止的意思。

    “不可以。”趙晴再次強調了一次。

    不過,也只是口頭上的說法,行動上沒任何表示。

    夏新愣了下,然后上前兩步緩緩的推開了門。

    并沒有人阻止他,旁邊幾個保鏢也是對這邊的情況熟視無睹。

    舒銳跟趙晴就這么在一邊看著,夏新清楚的從兩人的眼中看出了無比沉重的悲痛。

    這讓夏新心中一跳,月舞莫非怎么了,所以不肯見我,但他們又希望我安慰下月舞?

    只有夏新一個人進去了,后邊的玄蜂跟夏婠婠被攔下了。

    夏新輕輕的把門帶上,踏著輕柔的腳步一步步往病床邊靠近。

    這個腳步聲,一下子驚醒了舒月舞,讓她睜開了眼睛。

    在看到病床上的舒月舞的瞬間,夏新也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連說出的話都有些顫抖,“月……舞……”

    “不要過來!”

    舒月舞說出的話雖然輕,卻有絕對的力道,阻止了夏新前進的腳步。

    舒月舞堅定而決絕的回道,“舒月舞已經死了,請你出去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