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622章 如意算盤


    “什么,結……結婚。壹秒記住【千千小說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舒月舞也愣住了,她從沒有考慮過這個話題啊。

    就算他爸昨天說了一下,她也只是說的氣話。

    突然說要結婚什么的,太遙遠了吧……

    “會,會不會太早了?”

    “恩,早是早了點,……我就是提前跟你說下,讓你不用擔心。”

    “哦,”舒月舞猶豫了下回道,“——其實,我想……恩,我媽叫我了,還是下次跟你說吧。“

    “那好。”

    掛掉電話,夏新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他畢竟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沒什么經驗,也沒辦法找人商量。

    雖然依舊有些迷茫,不過,應該是這樣處理沒錯吧。

    夏新想了想,又跑網咖,繼續訓練了。

    “嘿呀,老六,你又回來了,我就知道你不會拋棄我們的。”

    “快快,就等你了,我們反敗為勝的機會到了。”

    不過很可惜,夏新明顯有些心不在焉,玩了幾把,也沒能打出什么carry的戰績。

    倒是莫名上頭,帶節奏,帶了好幾波團滅。

    別說有什么訓練效果了,根本是負作用。

    直到中午的時候,祝曉萱過來站在夏新身后,嗅了嗅鼻子,一臉疑惑的問道,“咦,濕乎,你身上好香,恩——這是,小婊子常用的香水味道,怎么你身上這么濃。”

    “……”

    這人鼻子也太靈了吧。

    其實味道并不算濃,但也不算淡,兩人畢竟抱著睡了一夜,夏新身上也沾了不少舒月舞的香水味。

    當時夏新的額頭就掛下一滴冷汗,心中咚咚直跳,做賊心虛的生怕被發現了什么。

    干笑著解釋了句,“我,我昨天,覺得好玩,就,不對,是她覺得好玩,就往我身上噴了點。”

    自己噴女生香水不合常理,但月舞噴的話就比較正常了,月舞做出任何奇怪的事都讓人覺得正常。

    “是嗎?”

    祝曉萱將信將疑的望著夏新。

    夏新不容她多想,已經站起身把她按椅子上了,“曉萱,我想起來家里還有點事,拜托你了,先幫我打一下吧。”

    “啊,什么事啊,這么急著回去?”

    “額,很重要的事,總之,拜托你了。”

    夏新覺得自己需要好好睡一覺,休息一下,讓躁動不安的心冷卻下來。【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

    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實力跟白銀黃金差不了多少。

    推開租房的房門,家里靜悄悄的并沒有半個人影。

    夏夜跟冷雪瞳自然都上課去了,憶莎到底是在授課,還是在偷懶就比較難說了。

    夏新來到衛生間洗了把臉,然后回到房間,脫下衣服,準備補個覺。

    他精神上累壞了。

    只是在脫衣服的時候,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道景象。

    有時候就是這樣,你拼命去想的時候,想不起來,但不經意間它可能就自動在腦海里出現了。

    夏新有點回想起來了。

    他依稀記得,自己迷迷糊糊睡著之后,半夜醒來過一次上廁所。

    雖然當時就感覺奇怪,這廁所怎么跟平時上的不太一樣,但可能是睡迷糊了,也可能是太累了,當時沒多想。

    上完廁所回來,就想著自己怎么穿著衣服睡覺,下意識的就把衣服脫了,然后往床上一躺,就抱著“夜夜”睡著了。

    雖然當時就感覺夜夜沒穿衣服,不過夜夜偶爾洗完澡,覺得熱,也會在自己打單子的時候,她在后面床上脫了衣服睡覺了。

    這么一想的話,驀然發現自己衣服,其實是自己脫的。

    照自己當時睡的迷迷糊糊的情況來看,應該在半夜兩三點左右,也就是說當時還是什么事都沒發生的。

    意思是在這之后嗎?

    自己……真的是在這之后,在夢里跟月舞?

    夏新不太能相信。

    一直思索著這個問題,他很快就睡著了。

    這一覺夏新睡的很踏實,一直睡到了下午4點多,然后硬生生被餓醒。

    他中飯都還沒吃呢。

    先去洗了把臉,然后走出房門就想去廚房給自己弄點吃的,順帶做個晚飯。

    只是,在路過客廳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壓抑著的小聲紳吟聲。

    夏新掃視了下四周,循著聲源望去,發現聲音是從自己房間隔壁,憶莎房間里傳出來的。

    他有些疑惑的,走到憶莎房間門口,發現門開著一條縫隙,透過縫隙可以看到在柔軟的大床上,一貫懶散,或者優雅的憶莎,此時正跟蝦米似的蜷成一團,一手捂著肚子,痛苦的紳吟著。

    猶豫了下,夏新還是推門進去,來到了憶莎身邊,小聲問道,“你還好吧。”

    他馬上就發現自己真是問了一句廢的不能再廢的廢話。

    只見憶莎臉色慘白一片,額頭整齊的劉海已經完全被冷汗打濕了,胡亂的粘到了額頭上,一雙好看的眉毛都快擰到一塊了,顯然是疼的厲害。

    聽到夏新的聲音,憶莎艱難的睜開了一只眼睛,努力喘息了幾下,櫻桃小嘴輕啟,氣若游絲的微笑說道,“小新,你在啊?剛……沒看到你啊。”

    “恩,我剛剛在睡覺。”

    夏新說著左右看了看,柔聲問道,“止痛藥吃過了嗎?”

    “算了……吧,也沒……半點用。”

    幾句話仿佛用盡了憶莎所有的力氣,飽滿的胸口一陣起伏,艱難的喘息著。

    這情況夏新也不是第一次見了,不管是冷雪瞳,還是憶莎,都有著很嚴重的痛經癥狀,比一般女生嚴重多了。

    “我去給你倒杯熱水吧,可能會好點。”

    對此夏新也沒有太多的辦法。

    看醫生也沒用,據說是她們家家傳的,至于止痛藥,吃多了藥力也越來越弱,而且對身體也不好。

    夏新去客廳飲水機邊倒了杯熱水,還加了點紅糖,據說紅糖能稍微緩解下疼痛。

    然后來到臥室,一手輕輕扶起憶莎的身子,吹了吹涼,就著憶莎小巧的嘴唇,慢慢的喂了進去。

    憶莎跟金魚似的張著小嘴吮吸著,也有不少紅糖水順著精巧的下巴,一直滑落脖頸,滑進了衣服的領子里。

    喝完之后,夏新就輕輕的把憶莎放平,說了句“抱歉了”,就輕輕撩起憶莎的衣服,露出了平坦的小腹,跟可愛的肚臍眼。

    伸手在憶莎的小肚子上來回循環按摩著。

    只要讓肚子熱一點的話,是很能緩解疼痛的。

    這是夏新跟憶莎還有冷雪瞳處了這么久之后得出的經驗。

    因為疼痛輕了點,也讓憶莎有力氣開玩笑了,“小新啊,摸摸肚子就可以,可別偷偷的到處亂摸哦。”

    “拜托,我哪有。”

    憶莎勉力一笑,“好吧,偷偷亂摸不可以,不過你光明正大亂摸的話倒是可以的。”

    夏新一臉面無表情的回道,“……我覺得疼死你都是活該的,真虧你這時候還能開玩笑。”

    憶莎笑了笑,正想說話,旁邊床頭柜上,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她。

    這讓憶莎小臉一苦,“完,完了,一定……是那個地中海打來的,我下午沒去上課,逃掉了。”

    憶莎說完,又是艱難的喘著氣。

    地中海是他們教師的年級組長,管她們老師的,因為留著半邊禿頭,得名地中海。

    雖然逃課確實不對,不過這種樣子也沒辦法上課,這次夏新倒是可以諒解她。

    憶莎不想接,不過手機就像是跟她作對似的一直在響。

    夏新直接拿過手機接了起來,說,“她有事,上不了課,你明天再打來吧。”

    正準備掛電話,就聽電話里傳來一個年輕的男聲,那是一股威嚴中帶著幾分冷冽與磁性的嗓音,“你是誰,你是她什么人,她人呢?”

    地中海的聲音夏新自然是聽過的,這男聲光聽起來就覺得是個帥哥,怎么也跟地中海那老禿頭掛不上邊的。

    夏新有些疑惑的反問道,“你又是誰,你找誰?”

    因為熟人的話必定會有電話簿,上面會顯示稱呼的,而來人卻是什么稱呼都沒有,顯然是個陌生人。

    男人的聲音猛然提高了好幾度,帶著幾分不悅的怒氣,冷冰冰回道,“回答我,我有準許你發問了嗎?”

    這次聲音大的連憶莎都聽到了。

    憶莎飛快伸過一只手抓過夏新的手腕,看了下智能手機屏幕上顯示的電話號碼,有那么瞬間,一下子睜大了眼睛,露出了幾分震驚的神色,隨后又恢復如常,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一手擋住了手機的通話口,問道,“誰啊?”

    夏新皺了皺眉頭,“不知道,好像是個神經病。“

    從手機里再次傳出不高興的男聲,“你是她什么人,為什么是你接電話?”

    憶莎笑笑,“這,神經病一定是……打錯電話了,別管他了,掛了就是。”

    夏新正想掛呢,不過男人又一連,霸道的問了好幾句。

    讓人有些窩火。

    憶莎玩笑道,“我們逗逗他吧。”

    “啊?”夏新不解。

    憶莎說著已經從夏新手中接過了手機,湊到小嘴邊,然后從那誘人的小嘴里,“……哈……哈”的吐出幾聲劇烈的嬌喘聲。

    接著捂著通話口,遞回給夏新道,“你就說,她現在很忙,沒空接電話。”

    夏新也沒多想,對著手機重復了一次憶莎的話,“她現在很忙,沒空接電話。”

    立馬就聽到了手機里響起巨大的“啪”的一聲,好像是什么玻璃制品被砸碎的聲音,以及男人咬牙切齒的聲音,“你這是在自己找死,信不信我把你全家都……”

    不過男人說到一半憶莎就突然撲了過來,一把把手機給按掉,直接關機了,“不行,小新我肚子又痛了,快,快給我按幾下,我要死了……”

    “也沒那么嚴重吧,別說的那么可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