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2019章 那一天的少女


    有些人是這樣。

    看起來很普通,在身邊待久了甚至有點煩,巴不得她早點消失,但,當她真的離開你消失的時候,你又會發現,其實自己早已習慣她的存在了。

    話癆也好,煩人也好,聒噪也罷,粘人,礙事也無所謂,等到想追回的時候,已經怎么也找不到了……

    人類啊,總是要等到失去,才會后悔莫及,后悔當初輕易的浪費了那些寶貴的時間,浪費了對方的真心……

    不能……再犯這種錯誤了!

    夏新緩緩睜開眼睛,這么靜靜的望著床的紗幔以及那精美的頂梁,他的目光呆滯而深沉,這么靜靜看著,一動也沒動。

    直到好一會兒之后,身邊才響起小紅的聲音,“啊,任公子,你醒了?”

    小綠也是高興的說道,“太好了,任公子,你終于醒了,我馬去叫小姐,還有醫家的人。”

    小綠說著慌慌張張的沖了出去。

    小紅則是又驚又喜的望著夏新道,“任公子,你餓不餓,渴不渴,要不要吃點東西,啊,不行,還是要等醫家的王先生看過之后再說……”

    小紅顯得很高興,嘰嘰喳喳的說了許多話。

    夏新也沒注意聽。

    只覺得,小紅說的一大堆話,讓他想起了另一個啰嗦的女孩,那自自己來到世外凈土之后,每天都嘰嘰喳喳吵著自己的煩人女孩。

    好一會兒,小紅才感覺自己歡欣雀躍的有點說的太多了,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嫻靜的問道,“任公子,你有沒有怎么樣,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

    “……”

    夏新沒有回答。

    頓了一會兒,他才用著干澀的聲音問道,“我,睡了多久?”

    “二十三天了。”

    現在想想小紅還覺得挺嚇人的,她還以為夏新再也醒不來了呢。

    不過,殷香琴說夏新的體質是特殊的,他只是失血過多,只要好好補充營養,他會好起來的。

    小紅這才放心。

    “二十……三天?已經,這么久了嗎?”

    夏新忍不住長長嘆了口氣。

    隨即,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背著醫療箱走過來,為夏新把脈,檢查眼睛,舌頭之類的地方。

    然后沖后邊過來的殷香琴小聲道,“已經沒什么大礙了,只需要好好休息,多吃點補品補充點營養好了。”

    “好的,麻煩您了。”

    殷香琴點點頭,讓小綠送他出去了。

    然后,她輕移蓮步來到床邊,探過那蒙著面紗的臉龐,到夏新視線方,這么看著他道,“怎么樣?想吃東西嗎?”

    看到殷香琴那雙嫵媚的眸子,夏新的黑眼珠微微的動了下,然后嘴唇微微動了動,輕聲問道,“阿水,怎么樣了?”

    當時他直接暈了過去,所以,夏新還想確定一下結果,說不定,有那么點可能,有那么一點點的幾率……

    這問題讓殷香琴視線一顫,然后看向了旁邊的小紅道,“你去熬點補粥給任公子。”

    “是,小姐。”

    小紅輕輕福了一禮,慢慢退了出去,連帶著把門給關了。

    殷香琴這才重新把視線投到夏新臉,眼神閃過一抹濃濃的悲傷,輕聲道,“不能把她一直那樣放著啊,已經……厚葬了。”

    “……是嗎!”

    夏新平靜的接受了。

    頓了頓又問道,“我想去看看。”

    “好。”

    殷香琴沒說什么你現在身體還不好,過段時間之類的話,他一口答應了。

    因為他知道夏新現在的感覺。

    如果不是阿水,兩人只怕都死了。

    然后她側過嬌軀驕坐下,那窈窕的身段在床落下一道無美好的側影,伸過一只白玉般的小手,到夏新后背,扶著夏新慢慢起來了。

    夏新現在虛弱的很,渾身都沒什么力氣。

    多虧殷香琴扶著他,不然估計他坐都坐不起來。

    “對了,你怎么樣,妲己跟鴉,茜兒……”

    殷香琴心道,阿水之后,才想起我嗎?

    不過還是從容的笑了笑,“跟覺醒鴉不一樣,我只是恢復了身為妲己時的記憶,可能,是所謂的轉世吧。”

    鴉的覺醒是是直接侵占她的身體,大腦,而妲己的覺醒,只是讓她回憶起過去,她本質,還是殷香琴,只是多了點武技,以及一些多余的東西。

    “嗯,那還好。”

    夏新這才安心。

    鴉死了!

    至于茜兒,則是被殷香琴安排在私塾里繼續學習去了,還沒下課呢。

    此時正是午后,耀眼的陽光照耀著整片世外凈土,為這片凈土帶來了溫暖的光和熱。

    而夏新跟殷香琴,這么站在了墓園的一處墓碑前,靜靜的看著墓碑。

    墓碑刻的都是繁體字,但水水兩字,夏新是認識的。

    夏新這么靜靜看著,任憑那明媚的陽光灑在他的臉,卻完全不能為他帶來絲毫的暖意。

    他的手腳冰冷,渾身都冰的仿佛沒有絲毫溫度。

    心底的寒意遍布全身,這讓他本虛弱的身體,竟有些微微發抖了。

    夏新發現自己總以為阿水很笨,其實她一點都笨,笨的人是自己才對。

    人家打從一開始,知道自己是假的了,只有自己還自以為是的,被蒙在鼓里。

    夏新有很多話想說,想說她為何不聽自己勸告,讓她不要冒險,都告訴她,她武技低微,救不了人了,都要他保證別再進來了……

    到最后,所有的話語卻是化作了簡單的是三個字,脫口而出。

    “傻丫頭!”

    然后他緩緩跪下身,輕輕的拜了拜。

    殷香琴輕輕轉過視線,有些不忍道,“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夜明!”

    “我知道。”

    夏新輕嘆了口氣,然后緩緩站起身道,“我想先回家里看看。”

    “好我陪你去。”

    因為殷香琴出行會引起轟動,有市民圍觀,所以兩人是坐馬車回去的。

    隨著轱轆的車輪子停下,夏新也在門口下車。

    他剛想推開門進去,發現那老舊的腐朽木門已經再次結了個蛛。

    這讓他想推門的手頓了下。

    他想起,那一天,也是在明媚的清晨,自己是這樣第一次推開門,然后遇到了那自門口路過的女孩。

    那個活潑善良,燦爛而美好,有若陽光般的女孩。

    其實,她當時拿過自己的身份銘牌知道自己是假的了……

    命運的相遇便是從那天開始的。

    如果不是阿水幫了自己很多忙,只怕自己早被世外凈土的人給識破了。

    是了,她怕自己被識破,所以帶著自己到處走,讓所有人都認同了這個任夜明的存在,所以,根本沒有人會對任夜明的身份起疑……

    夏新輕輕推門,走了進去。

    房間里的布置,都跟自己離開時一樣。

    他依稀還記得,自己跟阿水坐在桌邊一起吃東西的情景。

    還記得,自己坐在書桌前看書,阿水躺在后邊的塌睡覺的情景。

    手心仿佛還能感受到對方指尖的溫度。

    腦海還印刻著,他鉆進自己懷里,輕輕晃蕩著小腿,高興的哼唱模樣……

    總是嫌她聒噪,現在,哪怕想再聽她多說一句話,都不可能了。

    夏新緩緩來到書桌邊坐下,耳畔仿佛還回想著朱水水在后邊床榻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場景。

    她其實,是隱藏的太久了,所以想把藏在心里好幾年的話語,一股腦的全說給她的夜明哥哥聽吧。

    真是個傻丫頭!

    那么天真燦爛的笑容下,原來也隱藏了這么多傷痛,她卻是一直默默的承受著,從來不敢告訴別人。

    而自己……一點都沒有發現……

    夏新打開抽屜。

    抽屜里躺著兩個盒子。

    左邊透明的盒子里,放著一個金色蝴蝶首飾。

    那是他跟朱水水逛街時,買給朱水水的禮物,或者說,是朱水水硬討去的禮物。

    當時夏新還說,你這么多首飾了,還要戴啊,

    朱水水抱著他撒嬌,“這個不一樣嘛~~”

    夏新當然是買了。

    而右邊一個長長的盒子……

    “因為夜明哥哥給阿水買了那么多禮物,所以,這是阿水送給夜明哥哥的禮物……”

    越是溫馨,平常的場景,現在回想起來,卻越是心痛。

    阿水當時推掉守夜任務,也要沒日沒夜的陪著自己,是怕失去吧……

    想不到……

    回憶的片段,被殘酷的鮮血給撕碎了。

    夏新緩緩抬起視線看了看房子四周,這破落房間的每一處都有朱水水嬉玩過的痕跡。

    “香琴,我是夏新這件事,能不要告訴其他人嗎,讓他們把我當成任夜明吧。”

    殷香琴這么站在門口,雙手交疊于小腹前,微笑著回答,“夏新可是我的大仇人,我不會允許他踏入世外凈土半步的。”

    其實她知道夏新的想法。

    朱水水的夜明哥哥,應該是是帥氣的,英俊的,勇敢的,武藝超群的,是被眾人所欽佩,所仰慕的。

    所以,夏新想完成少女那小小的心愿,讓任夜明成為大家所有人心的英雄。

    讓大家都瞧得起任夜明,再沒人敢蔑視他,嘲笑他,這是少女全部的心愿了。

    看到自己的夜明哥哥如此厲害,被人們所仰望,這讓少女自己得獎了,還開心。

    夏新天性的溫柔,讓他決定,至少在這里,舍棄夏新的身份,這么代替任夜明,活在所有人的心。

    還大家一個,少女心所敬仰的“夜明哥哥”。

    殷香琴然忍不住在心感嘆,“你真的,很溫柔呢……”

    然后,夏新把手搭在了盒子邊緣,輕輕的打開了盒子,他想看看朱水水送了什么禮物給自己。

    以前覺得很煩,現在,這卻成了對方送給自己的最后禮物了!

    在打開禮物的瞬間,夏新忍不住的一下瞪大了眼睛。

    里面躺著的是一朵黑色而唯美,仿佛散發著黑暗光芒的——彼岸花!

    這是少女,那細膩,而敏感心思的回報!

    她從夏新問她找小紅時,知道,夏新是來找彼岸花的!

    只是當時,夏新嫌朱水水煩,敷衍著把禮物丟進抽屜里,并沒把它打開。

    這美麗而燦爛的彼岸花,正如那逝去的天真美好的少女一般,仿佛她依然站在眼前爛漫的笑著……

    這讓夏新眼睛一熱,忍不住的一手捂著臉頰,這么趴到了桌,兩道熱淚,順著臉頰緩緩的滑落……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