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2028章 戰斗


    這大概是夏新見過最糟糕的房子。

    他已經沒有什么能說的了。

    他是在曉涵帶領下,在陽臺找到那正坐在陽臺唯一的太陽傘下的躺椅,悠閑看書的夏婠婠的。

    那一頭美麗的長發隨意的披散著,穿著一身居家的修身長裙,那薄薄長裙包裹下的美妙嬌軀慵懶的靠在躺椅,這么背對著陽光,靜靜的在那看著書。

    在她的旁邊還放著杯冰鎮的果汁,

    “婠婠!”

    “啊,少爺,你終于回來了。”

    看到夏新,夏婠婠還是很高興的。

    微笑著放下書本,站起身,邁著款款步伐迎了來。

    夏新慣例的問了句,“最近怎么樣,家里沒出什么事吧。”

    夏婠婠美麗的小臉在陽光下的映照下,格外的靚麗,那雪白的小臉蕩漾著燦爛的笑容回答,“沒有,家里一切安好,少爺不必擔心。”

    不,我一點也看不出來家里哪里好了。

    看到樓下我已經很擔心了。

    “真的是這樣嗎?”

    “至少……我是完全沒問題。”

    夏婠婠的話,顯然意有所指。

    “……”

    然后,夏新走過一樓,來到底下的地下室。

    這里有冰窖,有地下車庫,還有一路走到底,本來是空著的房間,則被改成了一個大型實驗室,把周圍地下室的幾個房間都打通了。

    可以看到對面墻好幾個液晶屏幕在顯示著一些數據,周圍的桌,擺著一大堆的試管跟藥劑,還有一些高科技的儀器在那邊閃著紅光,左側盡頭則擺著好幾個顯示器,以及桌前的一大堆按鍵,還有鍵盤。

    憶莎坐在那,在鍵盤前敲打著什么。

    聽到開門聲,她頭也不回的說道,“不用,我不吃點心。”

    “……”

    夏新苦笑道,“不是點心,在忙什么呢?”

    聽到夏新的聲音,憶莎立馬轉過身來,先是露出了一臉驚喜的神色,高興道,“你回來啦,”不過說完可能又覺得自己情緒轉變太快,有點沒面子,馬又板起小臉,重復了句,“你還知道回來啊。”

    “是啊,不管去哪里,我肯定都知道回來的。”

    夏新笑了笑,示意憶莎過來。

    然后帶著幾人來到一片狼藉的一樓客廳,視線在憶莎跟夏婠婠的小臉徘徊了下道,“所以,你們能解釋下,這房子是怎么回事嗎?我還以為遭賊了呢?”

    憶莎跟夏婠婠很不滿的互相對視了眼,又同時轉過視線,伸出食指指向對方,齊聲道,“問她?”

    “……”

    蘇曉涵在后邊嚇得瑟瑟發抖,連忙躲到夏新身后,一副生怕被波及到的樣子。

    事實,她也確實被波及到好幾次了。

    “所以,到底出了什么情況?你倆吵架了?”

    憶莎很不爽的回答,“問你的小蜜,才沒幾天已經爬我頭頂了,說不定再過幾天,要到你邊作威作福了。”

    夏婠婠也是冷笑到,“呵,我只是替少爺限制最大可能的危險,好心當成驢肝肺,再說,我也沒不讓你走啊。”

    “……”

    事情是這樣的。

    話說,憶莎自美國治好舒月舞的臉,在又待了幾天,跟舒月舞斗了幾天嘴,確認對方的臉沒問題之后,這才起身回國,也算成功完成夏新交代的任務了。

    她知道夏新去了世外凈土,電話也打不通,抱著萬一的心態,隨便打夏婠婠電話問了下,雖然她很不想打。

    不過,還是想問下,畢竟對于夏新的情況,夏婠婠更了解。

    在確認夏新確實沒回來之后,她回國是打算去冷雪瞳那個租房的,誰想被夏婠婠帶人給強行帶到這來了。

    還限制她出去。

    她怎么可能不生氣?

    夏婠婠解釋了下,之前有人對曉涵下手,幾次曉涵出門逛街都被人跟蹤,還有人想強擄,而且,對方人數雖少,但都武藝高強,絕不是等閑之輩。

    明顯有人對這邊虎視眈眈,在打這邊的主意。

    夏婠婠覺得大概率是夏家的人。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夏婠婠讓曉涵待在了別墅里,浙大那邊,也只是名義報了個道,反正大學里課不課都很自由,先曠她一個月課也沒什么要緊的,曉涵成績也很好。

    隨即聽到憶莎回國的消息。

    夏婠婠仔細考慮了下,覺得憶莎其實也是個重點保護對象。

    因為她本身的價值是不可替代的,不管是對于科研來說,還是對于夏新來說。

    夏婠婠最明白夏新心對憶莎的愧疚,那是怎么也抹不去的,只要任何一個人抓了憶莎,去威脅夏新,只怕不用動手,能以命換命讓夏新自裁了。

    如果是為了救憶莎,夏新很可能會去做的。

    在明知道有人對這邊覬覦的情況下,不能放任風險外流,夏婠婠做事一貫小心謹慎,以己度人,她覺得對方要是發現憶莎回國,身邊沒人,肯定第一個對她下手。

    雖然她也想派人保護憶莎,但實在抽不出高手了,曉涵,跟憶莎這兩邊需要保護呢,自己也是個目標,也需要保護,本來人手不夠,再一分散,怕是要被對方各個擊破了。

    所以,出于風險控制的角度,以及為了夏新的安危考慮,夏婠婠自認為友好,和平,禮貌,且很有風度的向憶莎坦白風險,希望她能暫時住到別墅來。

    不過憶莎也很直白的拒絕了,她覺得既然夏婠婠這么心,完全可以她委屈點住到租房附近去,憑什么要自己委屈點住到別墅來。

    這里其實有個主次的問題。

    很明顯,夏婠婠主場在別墅,這里歸她管轄,一切都聽她調遣。

    而憶莎主場在冷雪瞳租房那,那里才是她的家。

    雖然兩人都屬于“夏新的人”,但其實不算同一陣營,兩人誰去對方的地盤,都相當于是“客人”,而且,有種被邀請了過去,成了低人一等的感覺。

    所謂主場作戰優勢,大概是這種情況吧。

    不管籃球,足球的,誰不想在主場打啊。

    自然,夏婠婠也是一樣,她干嘛要搬到市區啊,人多嘴雜,做事不方便,還特別容易出事,肯定是要憶莎過來啊。

    所以,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她采取了強行帶取的方式。

    把憶莎帶到這來了。

    這讓憶莎很生氣。

    她好好的下飛機,回自己家,居然被人給綁了?

    雖然夏婠婠說了很多以防萬一,不怕一萬怕萬一,風險與收益對等等,但這并不能說通憶莎。

    誰回家回到一半被人強行擄走,都會生氣的。

    而且,夏婠婠儼然一副指揮官的模式是什么意思,顯得她自己大嗎?

    在憶莎看來,夏婠婠屬于小蜜的角色。

    自己雖然不光彩,怎么也算小三。

    在任何一個老板來看,小三也是大于小蜜的,她憑什么命令自己?

    還綁架自己?

    這讓憶莎很生氣。

    生氣需要發泄!

    找碴!

    而夏婠婠知道憶莎聰明,甚至猜到她會借機外出耍花招,所以直接限制了憶莎外出。

    憶莎只能在房子里發泄。

    反正是看夏婠婠不順眼,夏婠婠夏歡在客廳看電視搜集情報,她把電視砸了,把夏婠婠慣例坐的沙發位置給剪了,夏婠婠喜歡喝咖啡,她把那臺進口的咖啡機給毀了。

    反正夏婠婠喜歡的東西,全部給摧毀對了。

    憶莎的意思很明顯,你不讓我出去,我搞事,我看你能忍多久。

    一開始夏婠婠還能忍,還跟憶莎講道理,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她忍不了了。

    心想著自己又不是烏龜,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忍這個八婆,自己不要臉嗎?

    憶莎直接當著別人的面,教訓自己什么意思,讓自己臉往哪放?

    夏婠婠畢竟是嬌滴滴的,且臉皮很薄的女生,還沒被人指責教訓過呢,干嘛要受這委屈。

    她覺得只有夏新可以訓她,其他人,沒這資格。

    誰也不行!

    本著來而不往非禮也的原則,既然對方把自己的作息,吃穿,喝的咖啡,穿的衣服什么的都毀了,夏婠婠自然也要報復回來。

    這直接導致了屋子里現在這種情況,

    所有東西,都砸了!

    自然,兩個聰明女人的口角,完全可以用家常便飯來形容,且每次口角必然是大戰。

    任憑憶莎平時再從容,優雅,再有貴婦般的外在形象,任憑夏婠婠平時再有風度,再有大家閨秀氣質,在吵架時都是一樣的。

    冷嘲熱諷。

    甚至引經據典。

    總之,兩個聰明女人的吵架是很可怕的,滿屋子都是她們的聲音。

    但凡有任何敢勸架插嘴的人,都會受到兩人同時的攻擊。

    其直接結果,導致了和事老的肥遺,勸架的初妍,還有些其他人,統統去外面避難去了。

    當然,別墅周圍有特殊的防護,有人強行入侵,馬會知道,而且,周圍有肥遺的機關,算是高手,也很難輕易入侵的,他們隨時會回防。

    兩人早吵,午吵,晚吵,一天甚至能吵數十次,然后伴隨著無數東西被砸,外邊的林木被燒而終結。

    其他人能出去避難,蘇曉涵出不去,這也導致她每天縮在房間里,瑟瑟發抖的跟個小兔子似的,生怕戰火蔓延到她身。

    憶莎指著夏婠婠道,“還不是她,她以為自己誰啊,憑什么管我,還對我一副頤指氣使的樣子,可笑,我去哪要她管?我沒有危險意識嗎,不然我怎么活這么大的?居然還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簡直可笑至極。”

    “呵,確實可笑”。夏婠婠則毫不客氣的回答,“狗咬呂洞賓的我是第一次見,我可是為了你的安全,為了少爺的安危,你以為我是為了什么?而且,你最后想出去,我不是答應了嗎?”

    夏婠婠把一粒小包遞去道,“含在嘴里,放在舌后,一旦被抓,立馬咬開,保證你3秒內斃命,神仙難救,這樣也不用擔心禍害其他人了,很簡單吧,甚至里邊有小型發射器,即使你失去意識,我也可以遠程操控幫你解開外殼。”

    “以后你想去哪哪,算去天都沒人攔你。”

    憶莎頓時氣極,“我干嘛要含這么個東西,一不小心破了,我不死了嗎,這么好,你怎么不吃呢,要不你先吃給我看看?”

    “……”

    兩人完全是針尖對麥芒,互不相讓。

    后邊的蘇曉涵很善意的拉了拉夏新,湊到他耳邊小聲提醒道,“咱們還是躲遠點吧,等會要開始互相砸東西,扔東西了,別被砸到了。”

    因為很疼的。

    夏新頓了頓問道,“其實剛剛她們說太快了,我還沒理解過來情況,這種事,有什么好吵的嗎?”

    夏新完全不覺得這是什么值得爭吵的事啊。

    大家都有苦衷,互相諒解下嘛。

    “這個……”

    蘇曉涵歪著小腦袋想了想,可愛的回道,“感覺像以前電視里演的黑幫搶地盤吧,誰贏了地盤誰的,大概,是這樣……”

    “……”

    蘇曉涵說著又很謹慎的往后退了幾步,堅決的不影響前方的戰斗……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