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2254章 公了


    夏新停住了準備進車的腳步,轉身看向男人道,“我,撞了你的車?”

    夏新說著,自己都忍不住笑了,毫不客氣的回道,“那我要拿刀從后邊捅你下,是不是算你撞了我的刀?”

    憶莎很給面子的捂著小嘴,笑出了聲。

    那男人就揚了揚冷酷的眉毛,一輛冰霜道,“你是不是以為自己很幽默?”

    “承蒙抬愛!”

    夏新是想著息事寧人的,被撞就撞了吧,他趕著去冷家呢。

    但對方如此不客氣,上來就大呼小叫的,說自己撞了他的車,那夏新就不能算了,他得把這責任給理清楚。

    那蘇暖暖在一邊小聲說道,“瀚文,既然人沒事,要不,就算了吧。”

    但冷瀚文沒管他。

    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對著夏新咄咄逼人道,“這里禁止停車,你不知道嗎?”

    夏新嗤笑道,“禁止停車,那這公廁建在這,用來欣賞的嗎?”

    冷瀚文直接伸手一指遠處的標牌。

    夏新發現,居然還真有個禁止停車的牌子。

    然后,就有些不解的看向了憶莎。

    憶莎眨了眨眼睛,小聲嘀咕著,“奇怪,我上次來還沒有這牌子的。”

    因為這山邊道路太窄了,兩輛車并行,幾乎都在考驗車技了,如果你稍微壓下中間道,那其他車就很難從你旁邊開過去了。

    之間,就好幾次因為車輛在這停下,僅僅幾分鐘,直接造成了交通堵塞。

    然后嘛,這里路過的人又大都是暴脾氣,畢竟,都故意抄小路,近道了,不是像夏新這種急著趕路的,就是像冷瀚文這種過來隱蔽地方,慢慢開,順便在車里做點見不得人的事的。

    被人打攪了,脾氣自然不會太好。

    之前已經出了好幾次事了。

    于是,就多了這個牌子。

    要停車去公廁的話,就不能停這里的路邊,這里道路太窄了。

    也正是因為這里禁止停車,所以,冷瀚文在車里跟蘇暖暖調情的時候,完全沒注意到前方有車。

    因為他覺得不會有傻逼把車停這里的,這都有牌子好幾年了。

    夏新下意識的問了句,“你上次過來是多久了?”

    憶莎皺著眉頭想了想道,“好像,五六年前了吧,大概是我高中畢業要出國的時候。”

    她也記不清了。

    “額……”

    夏新還是挺講理的,“所以,這算我違章停車在先?”

    “廢話。”

    冷瀚文質問道,“你看不到牌子啊,這里不能停車不知道嗎?你撞了我的車,你自己說怎么賠吧。”

    這個,夏新還真不知道怎么算。

    好在,憶莎是知道的。

    她揚了揚眉毛,看向冷瀚文道,“根據交通法,只要不是在高架高速之類的地方違章停車,在這種山邊路上,違章最多罰200,而且,這邊視野開闊,不存在視覺阻礙,在我們沒動,你自己撞上來的情況下,根據交通法,你是要負全責的,我們……頂多因為違停,罰200塊好了。”

    憶莎不僅學識淵博,氣質驚人,而且談吐清晰,邏輯分明。

    冷瀚文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頓時又有點不太確定,是不是這樣了。

    他哪里對交通法知道的這么清楚。

    本來他以為自己是絕對占理的,畢竟,這里本來就是不準停車的。

    又因為在好事當頭,被人打斷,自然惱火的很。

    現在聽憶莎這么一說,猶豫了下,走到一邊,打了個電話給交通局的局長。

    然后,驚訝的發現,公正處理的確實是跟憶莎說的一樣。

    要說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在于,這里最多只能罰100,比200更少。

    夏新他們是無責的。

    當然,這指的是公正評判的情況……

    “……”

    其實吧,冷瀚文也就一開始在氣頭上,火氣很大,現在這么一會,冷靜下來了,覺得,賠不賠的真無所謂,就算拿去修下花個幾十萬,也還不夠他一晚上喝花酒的錢,更何況有車保。

    但,輸錢是小事,丟面子是大事。

    他看看一副自信望著他的夏新,又看看微笑著,等著看好戲的憶莎,然后旁邊還有自己的女人,臉色頓時就變了。

    他怎么可能說是我錯了,就這么算了?

    冷瀚文報了下地址,說了句,“行,你派人過來,處理下吧。”

    說著,掛掉電話,一副高傲的表情望向夏新道,“你等著!咱們公了!”

    讓交警來判誰的責任。

    現在已經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面子問題,兩人都是豪車,美女,冷瀚文不能就這么認錯,他丟不起人。

    夏新也不是第一天出來混了,以前他做紈绔子弟的時候,也沒少坑人。

    他看向了旁邊的憶莎,小聲問道,“你沒記錯吧。”

    “當然,基本的交通法,我背都能背出來。”

    憶莎說著這,輕輕出了口氣,遞給夏新一個別有深意的視線。

    意思是說,對方有關系。

    想想也對,能開這種車,打電話進交通局,這么信誓旦旦的表示讓夏新等人公了的,必然是有點背景,等著看夏新出糗的。

    夏新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感覺事情變麻煩了啊。”

    以前他是夏家三少爺的時候,可以跟對方慢慢玩。

    現在他脫離夏家,就一“平民”了,找關系還真找不過對方。

    問題是,現在就是一個靠關系的社會。

    夏新都能想到,等會來的人,必然判自己全責了。

    憶莎感慨著,“后悔了吧,這就是權力的好處。”

    “我后悔什么?”

    夏新瞄了眼冷瀚文跟蘇暖暖,故意大聲說道,“說起來,莎莎,咱們的行車記錄儀,我記得是360度全攝的吧,你說,剛剛有沒有拍到后邊車里的情景?”

    憶莎心道,有個屁的行車記錄儀。

    嘴上卻是笑嘻嘻說道,“不知道啊,等會交通局的人過來,大家一起看看不就知道了。”

    “也對呢,說不定拍到什么有趣的畫面也不一定。”

    兩人儼然在演夫妻檔雙簧。

    但,那蘇暖暖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要是被拍到,自己跟冷瀚文在車里那些不堪入目的情景,那她的形象就全毀了。

    以后星途也毀了。

    甚至人生都完了。

    那蘇暖暖臉色蒼白的拉了拉冷瀚文的衣角,小聲道,“算了吧,咱們把行車記錄儀要來,就算了吧。”

    事實上,那冷瀚文此時也是這種想法,這要讓家族里人看到了,他的面子上也過不去。

    冷家,還是有點保守的。

    他不喜歡受人威脅,但又擔心真的被拍到些什么。

    只能壓下怒氣,對著夏新伸出手道,“行車記錄儀給我,這事就這么算了。”

    “呵,你要算,我還不想算了呢,聽清楚,你是全責,你不賠個100萬修車費,對得起我在這等這么久嗎?”

    本來夏新想息事寧人,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但,對方硬要找茬,那夏新也不是愿意吃虧的主。

    現在自己占優勢了,憑什么要算了。

    見過lol優勢局,去求和的嗎?

    想和?

    求我啊。

    “當然,你也可以不賠,我覺得,那行車記錄儀里的東西,更值錢!媒體應該會喜歡的。”

    蘇暖暖一聽,頓時小臉慘白一片。

    那冷瀚文則是臉頰一陣青一陣白的,也是很擔心真的被拍到了什么。

    他少不了又要被家里一陣教訓。

    頓時冷下聲音道,“我說算了,就算了,別給我得寸進尺,知不知道你現在站的是誰的地盤?”

    夏新笑了,“不是華夏的地盤,難不成還是你的。”

    冷瀚文指了指地面,一字一句道,“這地盤,還真是我的,我就算把你埋在這,都沒人理你!”

    夏新冷笑道,“哦,那我好怕啊,你還真嚇到我了!”

    憶莎一看對方著架勢就懂了,這里是冷家的地盤,也就是說,對面這也是冷家人。

    而且,感覺身份不低。

    “瀚文,……冷瀚文?”

    憶莎努力的回憶了下,終于回憶起在哪里聽過這名字了。

    連忙推了下夏新的手臂道。

    “冷瀚文,冷家護國公一脈,護國公的孫子。”

    “啊?”

    夏新不懂憶莎在說什么。

    他哪里知道誰是護國公啊。

    而且,關自己什么事啊。

    冷瀚文就冷笑道,“你知道就最好了,東西給我,咱們就當沒見過。”

    雖然憶莎遞給夏新一個先不要跟對方交惡的眼神,但,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

    是對方在咄咄逼人。

    夏新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笑笑道,“我不知道你是誰,難道是那什么護國公的孫子,就能一手開車,一手摸進女人衣服里了,那我倒要好好問問你爺爺?”

    冷瀚文頓時大怒的,瞪著一雙憤怒的眼睛道,“你算什么東西,也配見我爺爺?”

    “呵,那就等會把東西交給交警看看吧,大家一起看嘛。”

    “看你麻痹,老子摸自己女人怎么了,給臉不要臉的狗東西,信不信我等會就當你面,摸你的女人!”

    ”呵……“

    有那么一瞬間,周圍的空氣都一下冷了下來。

    氣溫仿佛瞬間下降了好幾度。

    夏新就這么一臉微笑的盯著冷瀚文道,“那我倒先要看看,你是有幾條命夠我砍了。”

    “弱智東西,聽不懂人話!“

    冷瀚文說著,直接一拳就朝著夏新臉上轟了過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