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萌妃鬧翻天:王爺打包帶走 第2883章 擂臺


    沈華想了想還是開口回答,他此時說的并不是什么秘密,之所以說這些是因為他想要通過若長樂的神情來判斷后者知道多少,可是他失望了,若長樂根本就沒有露出什么特別的神色,臉上表情如常而沒有變化過。

    “很好,你們目前都已經可以確定通過了,只要再等上那么一些時間,最終結果出來就可以了,現在,你們可以原地休息一下……”就在眾人來到山頂的時候,一名氣勢如山的修者橫步而出,竟是與眾人的氣勢相持不下,要知道!雖然參賽者已經淘汰了一些,可是畢竟還有兩、三千人啊!

    斬殺完瀾樓閣的一名元者境修者之后,于厲輝和左丘晉鵬原本還想要去幫助其他人,然而余光卻是看到了遠處昌恩那邊的戰團,竟是又再次分出了三名瀾樓閣修者過來,并且全都是元者境,于厲輝和左丘晉鵬臉色頓時很是難看,然而再難看又能如何?別無他法的兩人只好相互激勵,隨后便朝著那三名元者境奔去,兩者之間的距離很快便一閃而過,于厲輝和左丘晉鵬先發制人,趁著瀾樓閣那三人愣神之際便占據先機,然而交手后卻是漸漸地處于下風,乃至完全被壓制,好在那三個元者境的修者想要短時間內擊殺于厲輝兩人卻也是辦不到,情勢就這么僵持了下來。

    突然,只見莫人龍抓住一絲機會,又是一記平步脫離了刀圈,雙手握拳把張斬逼退后,迅速轉身想要離開,可是眼角的余光卻看到了若長樂到來,腦海中一個念頭閃了閃,反而朝若長樂瞟了一眼后欺身向著張斬而上。

    若長樂聽著突然出現的聲音,耳朵微微一動,竟是右手成拳迅速一擊,擊中了那發出聲音的生物上,聽聲辨位!可是沒有旁人的驚嘆,因為若長樂這一下卻是宛如捅了馬蜂窩,只見他猛地睜大眼睛,速度瞬間爆發開來,不顧一切往一個方向沖去,因為就在剛剛他發覺那個方向的聲音較弱,想必出口就在那里。

    說著他枯干的大手上突然出現一襲老舊的青色衣袍,疊得整整齊齊,一枚繚繞著云氣的松枝繡在上面,幾分嶙峋崢嶸。

    難道管星野已經沒有再戰之力了嗎?難道這一場比賽結束了嗎?所有的觀戰者心中都在想著這個問題,僅僅片刻之后,場上再無大風,然而擂臺卻裂開了幾條縫隙,若長樂等人定神一看,卻發現管星野似乎有所動作,只見他說道:“不愧是‘武會三巨頭’,實力之強令我只能望其項背,然而我始終要去爭一爭,好過什么都不做,你說是嗎?”沒有得到南宮不斜的回應,不過管星野也不覺尷尬,因為他知道此人本是如此。

    “秘術?升煌!”只見于厲輝雙腿邁了開來,仿佛水中魚兒一般動作快而流暢地沖向了左丘晉鵬,就在將要撞上火索的時候,于厲輝口中喊了一下秘術,聚集元力的右拳轟在火索上,只聽到一聲脆響,那遭受轟擊的幾道火索便消散開來,露出了一個兩人來高的口子被于厲輝順勢突破,看著來勢洶洶的于厲輝左丘晉鵬沒有害怕,也沒有頭腦發熱,而是依然按照原先的計劃戰斗著。

    在這種規則之下,那些數以千計的有自知之明的獨行修者一般是不會太過于囂張,因為他們也怕會惹到不該惹的人,除非是對對方的實力有著肯定的把握,又或者是因為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嚴重侵害,方才會出手!當然,這些也不是絕對的,事實證明,有人的地方就有沖突,到處都有一些自命不凡的人存在著,而禍端,一般也是由他們引起。

    “砰”沉思中的若長樂并沒有理會觀眾的謾罵,直到他感覺有人靠近的時候身體下意識地一躲、一抓,竟是將對手放倒在地而暈死過去,回過神來的若長樂嘴里喃喃自語道:“真是糟糕了,原本還想著晚點解決呢,算了,想必已經引起有些人的注意了吧?”就這樣,若長樂頂著上百道視線下了臺……

    雖然才來都這個世界不久,但是他已經知道這是一個靠實力說話的世界,吳天敢不顧門規把他活活他死,程明靠著“赤霄金劍”甚至明著殺他,這些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他們有力量而自己弱小,想要讓他們閉嘴,只有自己變得強大才有用,說十件不如做一件就是這么個理。

    “嗯?呃,看看我,人只要一老啊,就總喜歡回憶起往事,也不知道等你回去滄元后,那邊是否還存在著我這四千年的老怪物所留下的足跡呢?罷了罷了……”

    “可惡,我蹦跑的速度根本遠遠比不上界門崩毀的速度,而滄元界那方的界門卻是離我甚遠,這樣子下去根本就來不及,這可如何是好?”人在受到生命威脅前總是會想七想八,這點連若長樂也是不例外,甚至,他想的比普通人想的要更多,父親以前說過的夢想,師父之前賦予的使命,一切以往的記憶開始在若長樂的腦海中緩緩流淌著,慢慢地壓向若長樂的心,使得他的心漸漸感覺沉甸甸的,突然,福臨心至的他眉角一動,想起來之前師父曾經和他提過的元訣,漸漸地,皺著的雙眉盡皆舒展開來,笑著喃喃自語說道:“現在,就是看看你崩毀的速度快還是我修煉出元力的速度快了……”

    謝騰方?若長樂聽到這個名字心中感到一絲熟悉,仿佛在哪里聽到過,突然,若長樂卻是想起來了,謝溪的父親就叫謝騰方!不會這么巧吧?若長樂心中暗暗想到,離開了小的,居然遇到個大的,難道他和謝家之間有什么關系?想想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看來若長樂還真的和謝騰方兩父子有緣啊!原本若長樂還在沉思著,然而緊接著若長樂卻是聽到一聲慘叫,猶豫了一下若長樂還是選擇過去看看。

    “真是該死的!剛出虎口又入狼窩!雖然身上流血的傷口是止住了,卻還是覺得隱隱作痛。”本來好不容易解決了顏一笑,還沒來得及高興卻又陷入了地洞,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更重要的是身上的傷口只是暫時止住了而已,倘若一段日子沒有好好治療的話,極有可能會留下暗傷,然而重新戴回尾指的儲物戒指中又沒有了傷藥,必須要盡快走出這地洞了,若長樂心中暗暗地想到。

    “這是功法?不錯,是一部關于輔助近身戰斗的功法。”若長樂猛地喊道,他發現他可以從畫中的一景一物看出一些訊息、文字來。漸漸地,他沉溺其中,腦海不斷反復推敲、演算,看完后,他霍然驚訝道:“如此功法竟是給予門中弟子學習?”

    若長樂扭轉身體,仿佛游龍一般來到公西改左手邊,紫云劍猛地一劃,仿佛流星一般閃著紫色亮光沖向了公西改,臺下眾人不禁瞇了瞇眼,心中不由得想到,若長樂出劍的速度太快了,只有于厲輝和左丘晉鵬才看得清楚出劍路線,其余的人都只能模模糊糊看見劍影罷了。正當若長樂想要順勢欺身而上的時候,卻見公西改面容竟是笑了笑,右手突然一發力,手上的劍飛至左手處,猛地一抓,公西改倒握幽昕劍輕輕一撥,若長樂不由得與公西改擦身而過,眾人細細一看,兩人都沒有受傷!

    “哦?你看得到我,是嗎?”雖然青年男子面帶淺笑,可若長樂就是感到一股寒冷,只聽他嘴里問著奇怪地問題:“想不到在這一宙中除了瓊以外,竟然還有人可以看見我的本體?小孩,你很不錯,咦?你怎么一直跪在這里?”

    “難道你不覺得你的手太白了一些嗎?”看到“張達”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若長樂向其解釋道:“你的武器明明是雙錘,而且當山賊肯定有長年的打斗,手上虎口處怎么可能沒有起繭?所以你絕對不會是張達,而是另有其人!我說的對嗎?不,根本就不用問,因為這已經有答案了!好了,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是誰了嗎?”

    “喂,那邊那個預備弟子,你是那個師兄手下的,衣衫不整的,怎么站到了正式弟子的地方來了?”

    “我知道,不過誰和你說我們要干耗著?”從盡搖了搖手制止了巴過后半段話,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經知道其他的大隊隊長對他有些敵視,并且牽連到大隊的所有成員,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利益二字,執事大人對他的信任使得他們認為執事大人是有意在培養他接替位置,其實不然,真正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想象的,就連他自己得知真正的原由后也是覺得很滑稽,回過神來,從盡對著巴過說道:“我們必須要離開這里,我總感覺這里有些不太妙,也許這里不久之后就會成為戰場……”

    若長樂瞇眼,這些都是藥堂的正式弟子,而吳天是藥堂首席長老的親孫,這些人氣勢洶洶而來一定是為了自己。

    吳煒笑著對若長樂說道,令其若長樂聽得熱血沸騰,恨不得能夠立即學完元罡三十六劍,從而領悟到罡劍天元,親身使出此等劍招試試。

    前排所有紫衣長老和道傳弟子都開始整理儀容,兩尊青金銅爐里飄出裊裊青煙,滿山馨香,早就準備好的一群樂藝弟子,敲打編鐘玉磬,奏起古箏長蕭,渺渺玄音,滌蕩身心。

    “難道就這樣嗎?這和之前那么霸氣的你可是完全不同呢!”于厲輝左拳對準火刃猛地一揮,火刃立馬消散,左丘晉鵬沒有意外,雙手手指仍然動個不停,于厲輝愣了愣終于是反應了過來,然而就在他想要沖向左丘晉鵬的時候,左丘晉鵬露出笑意對著于厲輝輕輕說道:“炎?爆星!”

    正在追擊瀾樓閣修者的眾首領,突然聽到轟隆隆的聲音從遠方傳來,就連巨石后,樹林中也是有數十名瀾樓閣修者出現,就在那一瞬間,蒼馬原很多的首領因為發愣而受傷,主導蒼馬原勢力聯盟的主要人物看到了后,心中都感到不妙,因為之前被追殺的瀾樓閣修者此時竟是反過來拖住眾人,相互對望一眼,他們心中都已經明了,這是個陰謀!而方才還在被追殺的瀾樓閣修者可謂是意氣風發,之前猶如喪家之犬一般,現在雖然雙方的立場沒有立馬改變過來,但是蒼馬原的眾首領臉色都很是難看。

    身形挺拔欣長,肌膚瑩潤,肌肉線條變得流暢優美,隱藏著驚人的爆發力。

    四公里后,人數漸漸地減少下來,先頭集團仿佛察覺到不能用盡全力,因為那樣子反而會減慢速度,于是他們漸漸地和中間集團拉近了距離,最后竟是融到了一起,若長樂看到這里,心知是怎么一回事,看似走在前面的人是占了有利地位,其實不然,那樣只會為后面的人做了嫁衣。“呼!呼!”若長樂轉過頭來看著諾風,心中想到看來這是諾風的極限了,恐怕再經過一段路程便會后繼無力,其實這并不能代表諾風的實力低下,其實是因為個人的實力特點不一樣而已,有的耐力不行;有的速度不行;有的力量不行;不一而足。

    ……

    原來,在趙見瀾樓閣修者勢不可擋,便讓武會選手先行逃離,自己和昌恩等人留下來抗擊瀾樓閣修者,但是卻是沒有想到居然還被逃離了數個元者境修者,之后的事情就更加不可收拾。由于瀾樓閣的元丹境強者太多,竟是使得從盡和竺哉兩人也脫離了戰場,好在從盡兩個大隊脫離戰場后,趙等人終于是可以喘口氣,而后趙大發神威,終于是將局勢漸漸扭轉,最后在后來的天山援軍幫助下,將所有的瀾樓閣修者滅殺。

    “呀”若長樂來不及檢查扎古的傷勢,抬起雙手,握緊成拳,身體前傾往猿獸躍去,搶在還想再來一擊的猿獸之前重重一掄,猿獸“蹬蹬蹬……”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