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1048章 會燃燒的玻璃


    瓊恩看著丹妮莉絲,看她究竟會不會說些煽動些的話。

    他是了解事情經過和真相的。

    如果丹妮莉絲說的話并不符合實際,他會站出來說出真相。

    兩萬多將士情緒激動,將軍們更是緊盯著丹妮莉絲,喬拉、拉戈等人都是丹妮莉絲的忠誠猛將,還有無垢者總司令灰蟲子。

    丹妮莉絲的話,他們都會無條件的去執行并相信。

    丹妮莉絲目光緩緩掃過自己的這一幫忠誠部下,只有在這些人的面前,她才有做女王的感覺,而在北境,臨冬城,她感覺不到這種忠誠和尊崇。北境濕冷,將士們對她也一樣。

    “有人冒著你們的旗號,自稱是我的部下,在夜晚屠滅了北境的港口城市:白港!”

    “屠滅?”瓦里斯吃驚道。

    “屠滅?”喬拉也很震驚,“女王陛下,白港可是北境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超過了臨冬城。”

    喬拉·莫爾蒙是北境人,從小到大,直到他犯下死罪被艾德千里追殺。

    “所有的子民都被殺光了?”拉戈問道。

    將軍們十分震驚,士兵們也竊竊私語。

    “是的,白港的軍隊不多,因為異鬼的戰爭,北境所有的兵力都投入到了戰斗中,白港空虛,被人打著你們的旗號,說是幫助北境人戰斗異鬼,然后白港曼德勒伯爵打開了港口大門,放了這些人進入內外港口。”

    瓊恩插話:“曼德勒伯爵是個好人。”

    “曼德勒伯爵也……不幸了?”喬拉問道。他認識曼德勒伯爵,兩人還有一些微薄的友誼。

    “除了躲藏在舊堡地下的學士和幾名仆人,孩子,全城士兵和百姓,一律被兇手殺害,他們最后還放火燒了整座城市。”瓊恩沉痛說道。

    “兇手是誰?”瓦里斯問道,“現在沒有眉目嗎?”

    “兇手是亞蓮恩·馬泰爾。”丹妮莉絲緩緩說道,“我也是去了瓦蘭提斯才知道她的真實名字,她通過本內羅大牧師向我宣誓效忠,然后在我不知情的時候,率領她的海盜艦隊襲擊了白港。”

    “她想挑起兩個大陸之間的的戰斗。”瓦里斯一眼就看穿了亞蓮恩·馬泰爾的意圖,“但她最終的目的,是拿下多恩。”

    “女王陛下,亞蓮恩她向您宣誓效忠,您是并不知道的?”喬拉問道。

    “我當時并不知道,去了瓦蘭提斯,紅神復活了瓊恩后,本內羅大牧師才告訴我實情。這件事情,本內羅大牧師是知道的。”

    瓦里斯張口結舌:”好邪惡的紅神牧師!“但他這句話并沒有說出口。

    “在我不知情的時候,北境人突然對我的龍發動了襲擊,他們殺死了雷哥,重傷了卓耿,隨后又圍攻瓊恩并殺死了他。我要求北境人交出殺害雷哥和瓊恩的兇手”丹妮莉絲憤怒說道。

    “他們必須交出兇手!”拉戈說道。

    “是的,亞蓮恩做出來的事情,北境人不能把仇恨強加在我們的身上。”一向不說話的灰蟲子也表態。

    “要是北境人不交人呢?”瓦里斯輕聲問道,眼神小心翼翼。

    喬拉也是緊緊的盯著丹妮莉絲,看她如何回答。

    “北境人交出兇手,大陸和平;不交出兇手,我們就自己去抓住兇手。”丹妮莉絲說道。

    “這并不合適。”瓊恩冷冷說道,“威爾大人說了,先找到屠滅白港的兇手,然后雙方坐下來協商。我們和異鬼大戰,流的血夠多了,丹妮莉絲,不要戰爭。“

    瓦里斯說道:“女王陛下,我同意瓊恩說的話。我們先要抓住亞蓮恩,讓她為自己的罪惡付出代價,然后我們應該坐下來,在威爾大人的主持下,進行和平談判。異鬼已經消滅,凜冬已至,長夜很快就會來到,我們人族不要再發生內部戰斗。”

    “瓦里斯大人,北境人必須交出殺害雷哥的兇手,還有殺害瓊恩的兇手。”阿戈說道。

    “我并沒有被殺害。”瓊恩說道,“對我動手的人都是我的同袍,我不希望任何人為了我去和他們戰斗。我在北境長大,北境人是我的家人。”

    “女王陛下,這件事情,我覺得應該聽聽威爾大人的意見。”喬拉·莫爾蒙說道。

    “我會聽的,我也會去君臨找威爾大人談判,我可以再退一步,不追究對瓊恩動手的人的罪惡,他已經被紅神復活,但殺害雷哥的人,必須付出代價。”

    “女王陛下,先坐下來聽聽威爾大人的意見吧。”瓦里斯說道。這句話含了暗示,瓦里斯和拉戈,喬拉·莫爾蒙,都是丹妮莉絲這邊的分部圓桌會議成員。瓦里斯屬于魁爾斯城的圓桌會議成員,喬拉·莫爾蒙則是多斯拉克人圣城的圓桌會議成員。

    瓦里斯精明老到,要丹妮莉絲不要打破圓桌會議的世界規則,黑白院是最頂尖的殺手組織,海王是最強大的海軍艦隊司令,而威爾在兩個大陸的威信極高,并且謀略深遠,也是幫助兩個大陸恢復秩序的第一人。他建立的圣裁堂瓦里斯不了解,但想必也絕對不是好惹的。

    就算獲得了表面上的所有土地,只要黑白院和圣裁堂的人還有一個,丹妮莉絲的生命就有致命威脅。

    當圓桌會議建立,這個世界就不再是靠攻城掠地來解決矛盾和建立霸業,靠的是勢力平衡,任何一方打破平衡,都是毀滅性的,誰也別想獨自獲得權力。

    瓦里斯目光老辣,一眼看穿迷霧下的真相。

    喬拉·莫爾蒙也表示同意。

    帶著面具的魁晰一直沒有說話。

    魁晰是梅麗珊卓的師姐,紅神祭司,年齡不可說,也許有四百歲,也許有一千歲,未知的年齡,無法探查的神秘。

    “魁晰,你怎么說?”丹妮莉絲點名魁晰。

    “開會,女王陛下。”魁晰簡單明了表達自己的意見。

    “好,那我就在潘托斯的會議上,向威爾大人提出索要殺害雷哥的首惡。”丹妮莉絲決然說道。

    她自認已經做出了又一個讓步,不再要求殺害雷哥的人全部交出來,只要首惡。

    瓊恩說道:”女王陛下,你的龍卓耿殺死了希琳·拜拉席恩女王陛下,你以為七國的將士們會怎么想?按照你的對等原則,他們有權要你交出卓耿償命。“

    丹妮莉絲一窒!

    她看向瓊恩,瓊恩也看著她:“女王陛下,不要戰爭,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是亞蓮恩,我們應該去抓住她,把她交給威爾判處絞刑,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瓦里斯對瓊恩在心里大為贊賞,丹妮莉絲的話很危險,而瓊恩理智而克制。

    “女王陛下,我認為瓊恩的建議很好。”

    “但亞蓮恩是紅神的子民,我也是,我們和本內羅大牧師都是紅神的奴仆。但盡管如此,我也會先去抓住亞蓮恩,問清楚她為何會那么做。”

    紅神奴仆?!同為紅神奴仆?!

    瓦里斯愕然!

    喬拉·莫爾蒙也深感意外。

    多斯拉克人卻是舉起了彎刀,喊起了軍威。

    受卓戈的影響,紅神信仰已經遍布多斯拉克草原。

    魁晰是梅麗珊卓的師姐,自然也是紅神信仰者,她眼神閃爍,目光明亮如火焰。

    “我們是到布拉佛斯求援,請求海王派出艦隊來接我們,還是去東海望,那里還有艦船,但是已經沒有了艦隊成員。”瓊恩說道。

    “去布拉佛斯。”丹妮莉絲說道。

    她需要和海王、黑白院先就白港和后面的沖突一事進行溝通,取得他們的贊成票,才能在圓桌會議上獲得多票支持。

    君臨城。首相塔。夜。

    “小威爾,你看見了誰是屠滅白港的兇手了嗎?”

    小威爾點點頭。

    “誰?”

    “…………”小威爾看著父親,沒有回答。

    “為什么不說話,忌諱什么?”

    “父親,在厄斯索斯大陸的南面,有一個更大的大陸,索斯羅斯大陸。”

    “是的,我知道,魁爾斯城市就多和索斯羅斯大陸做貿易生意。”

    “那是一個住著神靈的大陸,父親。“

    “神靈?我們這座大陸也有神靈,厄斯索斯大陸也有神靈,每一座大陸,都有神靈。”

    “不,維斯特洛大陸的神靈你看見過嗎?”

    “…………”威爾語塞。

    “不管是紅神還是寒神,你看見過嗎?”

    “沒有。”

    “梅麗珊卓、本內羅、黑白院、陌客、這些人和組織都是最接近神靈的,但是他們并沒有看見過神靈。”

    “在索斯羅斯,能看見神靈?”

    “是的,那里有很多神山,山上就住著神靈。維斯特洛大陸上發生的事情,不過是神靈們的影子投射出來的影響。”

    “所以我們不過是索斯羅斯大陸上神靈們的玩具。”

    “棋子。”

    威爾沉默良久:”小威爾,所以我們的爭斗其實是毫無意義的?“

    “不會。”

    “為什么這么說?”

    “世界的意志,神也無法左右,只能順勢而為。”

    “那么,我們就別說索斯羅斯大陸的神靈了,我還是想知道屠滅白港的兇手是誰。”

    “表面上是亞蓮恩·馬泰爾。”

    “亞蓮恩?”威爾失聲道,“她不過是個我手指間故意漏掉的一只小螞蟻。”

    “小螞蟻已經是石階列島最大的海盜王。”

    “她現在在哪里?”

    “她已經占據了陽戟城,趕走了道郎長官,正在計劃一步一步重新拿回多恩。”

    “她無法拿回多恩,制度已經改變,子民們不會擁護她,沒有子民會愿意把已經得到的土地再還回去,更不會愿意把得到的錢幣也還回去。”

    “那她就會用海盜的方式進行屠戳。”

    “屠戳自己的曾經的子民,那就更是自毀根基。馬泰爾家族在多恩的千年基業徹底終結。多恩人民會起來反對她,并把她送上絞刑架。”

    “如果我們不加以干預,亞蓮恩的結局就會是這樣。不過多恩子民在把她送上絞刑架之前,也會血流成河。”

    “我會召集將士們前往多恩。”

    “父親大人,也許我們根本不用召集將士。”

    “派殺手?”

    “也不用派殺手。”

    “那要怎么做?”

    “只需要派出人去告訴多恩人,起來反抗亞蓮恩,土地和權力,是屬于百姓的,其他任何人都無權拿走。”

    “通知地方長官?”

    “是的,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只渡鴉給舊鎮學堂,讓他們發出渡鴉,告訴多恩所有的學士這個道理,學士們眾口一詞,亞蓮恩和他的海盜軍隊將會陷進全民戰斗中。當馬泰爾家族和百姓們徹底淪為敵人,他們將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

    “百姓們會血流成河的代價。”

    “如果有人撐腰就不會,提前通知學士和地方長官起來反抗就不會。”

    “比亞蓮恩先動手。”

    “是!”

    “我還是想親自去。”

    “可以去,但沒有龍和獅鷲,你去的時間已經遲了。舊鎮學堂里有一樣東西,有一個故人,也許你應該去見一見。”

    “什么東西,什么故人?”威爾已經隱約能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了那是誰,但是,那個東西能有什么作用,威爾并不知道。穿越之前對這個世界所了解的東西,現在看起來都是皮毛。

    “父親大人,你了解會燃燒的玻璃嗎?”

    “不了解,但我聽說過。“

    小威爾的眼神掠過一絲異樣。

    但世界玄秘,父親大人也是時空之神的眷顧者,并且學會了綠之視野,也許他聽見了某些神秘的聲音也不一定。

    “一盞燃燒的玻璃燈,燈芯和燈油都是玻璃做成,燃燒的火焰也是玻璃。無面者從列神島出發,渡海到舊鎮,去繁星圣堂,想去奪取那一盞玻璃燈。”

    “如果是無面者出手,肯定就會被他們奪取。”

    “你也可以出手,父親大人。”

    “我為什么要出手?”這就是威爾穿越前沒有知道的知識。他知道有一盞很神秘的玻璃燈在舊鎮的繁星圣堂的某個大學士的寶箱里鎖死,并且那玻璃燈的燃燒一直沒有熄滅過,但是那盞燈究竟有什么作用,威爾并不知道。

    “我們為什么要和異鬼大戰,為什么你要集合七國兵力甚至厄斯索斯大陸的兵力來對戰異鬼,為什么我們要去永冬之地殺死夜王?”

    “保護那盞玻璃燈的意義就等同于殺死夜王?”

    “比殺死夜王的意義更大。“

    威爾沉默,良久:”黑白院派出的無面者是誰?麥因?“

    “是的,你最好的朋友,麥因!”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