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最新章節 > 1049章 佩特·蘿希·里奧·劍客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1049章 佩特·蘿希·里奧·劍客


    “我不想和麥因發生沖突。”大威爾對小威爾說道。

    “我想,他也不想和父親大人發生沖突吧。但玻璃燈是維斯特洛大陸的,并不屬于厄斯索斯大陸的黑白院。“

    “好吧。”大威爾說道,“既然你勸我去,我就去。”

    “最好帶上艾莉亞夫人,羅索和波德瑞克。”

    “為什么?”

    “萬一你和麥因戰斗,四對一,我不想父親大人有事。”

    “我有分寸。那么,麥因什么時候回到舊鎮。”

    “我不知道。”

    “那我們的選王會?”

    “除了你,誰還有資格坐上鐵王座?”

    “我不會坐上鐵王座。”威爾很肯定的說道。

    “那就先讓鐵王座空著,你是首相,攝政王,國王不在的時候,全權代理國王行使所有的王權。”

    第二天。王座大廳。

    雖然經歷了很慘烈的和異鬼的大戰,死了很多文臣武將,但王座大廳里,依然擠滿了人。

    艾林谷來了公爵大人勞勃·艾林和他旗下的諸多貴族;西境來了很多貴族,其中小惡魔提利昂·蘭尼斯特為首;河間地的艾德慕·徒利帶著一幫貴族;河灣地來了很多人,風暴地,北境和多恩幾乎沒有人到來,但有自己的委托代表。

    王領地的貴族們全部到齊!

    威爾以首相,全境守護,攝政王的身份坐上了鐵王座。

    會議開始,經過了兩天的討論,最后的結果和小威爾預料的一樣:大家擱置了國王人選,再次共同推舉威爾為七國首相、攝政王、全境守護,下一次的國王選舉有兩個條件,第一:抓捕到屠滅白港的真兇;第二:和丹妮莉絲達成和平協議。

    舊鎮。蜜酒河。

    河中小島。

    島上有一個酒樓:羽筆酒樽。

    一樓是酒館,二樓是妓院。

    “羽筆酒樽”從不打烊。

    六百年來,它始終矗立在蜜酒河中的小島上,不曾關門歇業。盡管這座高大的木房子向南歪斜,猶如醉酒的學徒。

    羽筆酒樽售賣葡萄酒、麥酒及烈性蘋果酒給過河人、海員、鐵匠和歌手,僧侶與王公,學城的學徒與助理學士都是這兒的常客。

    比如學徒佩特!

    佩特天還沒有黑就來到了這里。

    他來這里有個交易。

    頭頂上的一道窗戶里,傳出來艾瑪的笑聲。艾瑪和恩客在樓上調笑,她雖然已經四十歲,但是依然令男人看見她就無法移動目光。

    佩特也曾盯著艾瑪看過,還被艾瑪嘲笑了他的稚嫩。但佩特一點都不生氣,因為艾瑪有個女兒:蘿希。

    蘿希今年十五歲,來過了月事。

    艾瑪公開宣稱,蘿希的第一次,必須要一枚金龍。

    佩特的人生從此改變。

    佩特人生的第一理想,就是努力成為一名學士,然后得到幾枚金屬片的項鏈,他就能給那些大貴族服務了,還肯定能騎上白色的馬。

    但當她看見了蘿希,佩特的人生理想就完全變了:他要蘿希。蘿希就是他的一切。

    每天,服侍完老學士后,佩特唯一要來的地方,就是穿過青石板路,走過木橋,來到蜜酒河中的小島上,坐在羽筆酒樽里的小窗前,期待能看見蘿希從外面進來或者是蘿希從樓上下來,經過大廳,從他的身邊出去。

    只需要出一枚金龍,就能得到蘿希。

    但佩特全部的家當只有九枚銀鹿,而且存了三年之久,距離一枚金龍,實在是相差太遠了。

    也正因為艾瑪要一枚金龍,蘿希現在依然還是處女。

    這令佩特又是擔心又是期盼,如果有人捷足先登,能拿出來一枚金龍,蘿希就不會再是他的了。

    佩特要一個完整的蘿希,并且他要娶她。

    樓梯上只要傳來腳步聲,佩特就會很緊張和渴盼。渴盼的是希望能看見蘿希下樓,緊張的是,他恐懼蘿希是陪著恩客一起下樓的。

    任何人不能在他之前得到蘿希,不然佩特寧愿從這羽筆酒樽跳下蜜酒河。

    樓梯上響了好多次腳步聲,艾瑪的笑聲也不斷的從頭頂的窄窗里傳下來,但蘿希并沒有露面。

    佩特在等人。

    一個煉金術士。

    那個煉金術士找到他,愿意給他一枚金龍,條件是佩特把老學士的鑰匙給他。

    在學城,最厲害的學士有個專用的名稱:博士。

    每一個博士,都有一柄黑鐵做成的鑰匙。

    這把鑰匙能打開學城所有大門的鑰匙。

    這是特權,也只有學城的博士能擁有這樣的鑰匙,這種鑰匙很貴重,博士自己都是放在一個箱子里鎖起來。

    佩特的身上,就帶著這一枚鑰匙。

    一個博士丟失一把黑鐵鑰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佩特已經做過了測試,老學士年紀太大了,就連上廁所都需要佩特幫忙,他除了能分得清楚每一只烏鴉之外,就連佩特是誰都會常常搞混。

    佩特就把老學士箱子里的黑鐵鑰匙偷了出來。然后,他想老學士匯報,說他的箱子被人打開過了,他把箱子抱給老學士看,博士清點了箱子里的東西,果然并沒有意識到那把黑鐵鑰匙已經不見了。

    博士們通常都是把黑鐵鑰匙帶在自己的身上。

    博士袍的里面,縫滿了一個一個口袋。口袋里面裝著各式各樣的稀奇古怪的東西,就好像巫師們的煉藥。

    老到已經走不動,意識常常迷糊的老博士,弄丟自己的黑鐵鑰匙,是一件不會令人懷疑的事情。

    佩特順利的拿到了老博士的黑鐵鑰匙,這一枚鑰匙,就是一枚金龍,一枚金龍,就等于蘿希。

    他和那名煉金術士約好了在這里見面,晚上,交易。然后在今天晚上,佩特就能得到蘿希。

    他已經和蘿希一起出去大街上游玩過,蘿希也明確的表示,她喜歡他,愿意跟他走,前提是只要他能拿出一枚金龍給艾瑪。

    佩特出于犯罪感,決定在得到蘿希后,明天一早就離開學城,離開舊鎮,坐船去狹海對岸的自由貿易城邦,那樣就會逃開學城對他的追捕。

    煉金術士要博士的黑鐵鑰匙,肯定不會干什么好事,一旦出了事,學城追查,佩特在負責老博士的飲食起居,很可能很快就會查到他的頭上。

    為了安全起見,佩特決定帶蘿希一起走。

    佩特要了一瓶烈性酒,他心里很慌亂,畢竟,他并不想學城因為他而出事。也不想學城因為他而遭到損失。

    可是,他發覺自己別無選擇。

    烈性酒喝到一半,蘿希沒有出現,那煉金術士也沒有來。已經是漆黑的夜,如果蘿希在外面,她也早該回來了;如果蘿希在樓上,她為什么不下來看他?

    艾瑪已經看出來佩特對蘿希的愛慕,佩特相信蘿希也明白他這顆心。雖然學城有規定,學士不能結婚生子,不能安家立業,但他是學徒,不是學士。

    外面的木橋上,突然傳來好幾個人的聲音。

    佩特認出了那幾個人的聲音,一個是里奧,父親是學城守護,舊鎮守備隊總司令,提利爾家族的人。這個里奧也是一個提利爾。

    他和另外兩個家伙一起走來,一邊走一邊大聲說著他希望能親眼看見龍。

    關于龍的故事和傳聞已經在舊鎮的每個角落傳說,但真正親眼看見龍的人卻很少。一些水手和船長聲稱看見過真正的龍,翅膀張開有幾艘戰艦那么寬,龍焱能毀滅一切。

    “龍殺死了夜王。”一個家伙大聲說道。那是助理學士阿曼在告訴助理學士魯尼。

    里奧·提利爾也是個助理學士。

    即使誰學城里的助理學士,佩特也是惹不起的。

    他想避開這三個人,卻來不及了。并且他還在等煉金術士來交易。

    三個助理學士都看不起佩特,經常嘲笑他應該從學城退學,然后去做一個豬倌。

    其中,里奧·提利爾對蘿希有非分之想,這家伙說等他學會了用水蛭放血來治療人的高燒之后,就回家去,拿一枚金龍來得到蘿希。

    他的話就是一把插進佩特心里的刀,令佩特非常難過和痛苦。

    姓提利爾的都不缺金龍,還有姓雷德溫的。

    佩特必須在今晚完成交易,否則就沒有辦法保證能第一個得到蘿希了。

    里奧,阿曼、魯尼走進了羽筆酒樽,看見了佩特在喝酒。

    佩特輕蔑的看著三個助理學士,他的烈性酒喝得不少,膽量也大了起來。但他知道自己得保持克制,因為他的口袋里放著一枚黑鐵鑰匙。

    只有學城博士才配擁有的,能打開學城任何大門的鑰匙,不管是藏書閣,還是審判室,還是貴重物品陳列室,還是科技室,各種學城禁止人們進入的房間,這把黑鐵鑰匙都能打開。

    “佩特,你看什么呢?”里奧挑釁的說道,“信不信我挖掉你的眼睛。“

    佩特只好屈辱的轉開眼睛。

    里奧精通格斗,精通神箭,精通匕首和劍術,這家伙還是學城的一名緝拿人員,審判室門口的警衛。

    學城里面有數千學士,更多的學徒,超過了一萬人的學城,配備有自己的內部的警衛和審判室,其中很多來自大家族的子弟因為武藝高強,一般就在學城里兼職做抓捕人員和各種貴重樓閣的看護。

    里奧就是這樣的一個助理學士,他還背著一張弓,腰上插著短刀和匕首。

    就誰五個佩特,也打不過一個里奧。

    佩特只能轉開頭,按下心中熊熊燃燒的怒火。

    里奧,阿曼、魯尼哈哈大笑。

    三人坐下,立即有侍女過來,三人點了一桌子的菜,還有最好的葡萄酒。

    “佩特,過來!“里奧命令佩特。

    佩特只得站起來,他如果不過去,里奧出手就能把他擊倒,并且,打斗聲會引來蘿希,被蘿希看見自己被毆打的樣子,佩特寧愿自己死去。

    佩特站到三人的面前。

    阿曼把一只蘋果放到佩特的頭頂:“佩特,蘋果如果掉下來,我們就會把你狠狠的打一頓。”

    “滾回去,別擋住了我們的視線,把窗口位置讓出來。”

    “是!”佩特走回自己的座位,移開酒和酒杯,選擇了一個角落坐下。他小心翼翼,害怕頭頂上的蘋果落下來。

    里奧、阿曼、魯尼哈哈大笑。

    佩特不敢低頭喝酒,因為頭頂上的蘋果會掉下來。那樣的話,他會被里奧,阿曼、魯尼暴揍一頓。如果老學士神志清醒,佩特還能通過老學士收拾里奧等三人,但老學士總是連他的名字都弄錯。

    一般來說,服侍博士的學徒都是其他助理學士不敢惹的,但佩特是個例外。

    里奧朝樓上大喊:“蘿希,下來。”

    蘿希的聲音從樓上傳來:“里奧,你不怕我把你欺負人的事情告訴學城的博士嗎?”

    “不怕!”里奧抽出一根箭,搭上弓弦,瞄準佩特,“蘿希,你下來,我表演神箭給你看。”

    咻!

    一箭射出,如流星一閃,正中佩特頭上的蘋果,箭矢帶著蘋果飛出,奪的一聲,釘進了板壁。

    箭尾嗡嗡顫抖,箭桿上還依然穿著蘋果。

    佩特嚇出了一身的冷汗,目瞪口呆,臉色蒼白。

    里奧,阿曼、魯尼三人放聲大笑。

    佩特決定離開,煉金術士今晚不來,離開這里還了。

    但他發覺自己站不起來,雙腿已經發麻。

    突然之間,羽筆酒樽大門口來了一個流浪劍手。

    這個劍手帶著一柄窄劍。

    舊鎮港口,七國最大的港口,繁華貿易,每天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雇傭兵,流浪劍手,水手和貴族騎士絡繹不絕,也有很多來羽筆酒樽的客人。

    里奧看了一眼流浪劍手,吩咐阿曼給佩特的頭上再放一個蘋果。

    阿曼伸手拿起蘋果,說道:“里奧,還是不要了吧,萬一失手,佩特的老博士在上廁所的時候找不到人,我們都要遭殃。對了,佩特,你今晚為何還不回去,老博士要是上廁所的話,找不到你就慘了。”

    佩特今晚出來交易,給老博士喝了一碗自己調制的夢酒。夢酒能幫助老博士睡到天亮,但會對博士的記憶造成戕害。

    不過博士反正記憶都出了問題,佩特覺得喝不喝夢酒,老博士的狀態已經沒有區別。

    那流浪劍士身材高挑修長,神情木然,他走過去,伸手拿起一枚蘋果,走到佩特的身邊,把蘋果放在佩特的頭頂,說道:“好箭法,再來一次。”

    ,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