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冰與火之凜冬已至 1050章 無敵劍士


    佩特愕然看著劍士,他想把桌子上的酒瓶砸在劍士的頭上,更想拔出墻壁上的箭刺進劍士的胸膛。

    佩特想了很多殺死劍士的手段,比如在酒里下毒之類,但他事實上什么都沒有做,僵硬的坐著,瞪著里奧。

    里奧微笑,張弓搭箭,對準佩特,放箭。

    咻!

    一箭射出,黑影一閃,劍士出手,伸手抓住了箭矢。

    佩特吃驚,那箭尖就在他的額頭處,這一箭,偏了。

    里奧喜歡用箭頭射蘋果,但他有個特性,第一箭基本都會中,第二箭就會偏一小點,第三箭會基本落空。

    這很奇怪,里奧自己也覺得很奇怪。他的三箭威名是在學城也出名的!

    里奧的第二箭佩特已經知道會有危險,但沒有想到正對自己的額頭。

    劍士抓住箭矢,順手一甩,箭矢如弓射出,奪的一聲,釘進了板壁。

    里奧,阿曼、魯尼看得張口結舌。

    這劍士能空手抓住箭!

    劍士嘻嘻一笑,手里又出現了一個蘋果,他把蘋果放上佩特的頭,笑道:“再來一次,箭手,我看見你的箭囊里還有一支箭。”

    里奧深知自己的第三箭一般會偏離目標很多,所以他決定還是算了。佩特雖然是豬倌一樣的學徒,但他畢竟是學城學徒,開開玩笑蹂躪一下是行的,射一箭嚇嚇一下也行的,但別真搞出人命。

    “不用了,劍士,我不射了。”

    “你確定不射了?”

    “是的。”里奧傲然說道。他的父親可是學城守護,舊鎮守備隊司令,家族是提利爾。

    提利爾家族,整個舊鎮、河灣地的大領主家族,名字說出來,流浪劍士都會被嚇蒙。

    “你不射,佩特,該輪到你了。”劍士說道。

    佩特吃驚的看著劍士:“劍士,我不會射箭。”

    “我會,你可以雇傭我射他們三人中的任何一個。”劍士笑道。

    佩特以為自己聽錯了,但劍士一本正經,看起來絕不像是說笑。

    里奧,阿曼、魯尼都覺得劍士在開玩笑,可是劍士的眼神卻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

    三個人的笑容漸漸尷尬。

    劍士走過去,走到三人的中間,手里拿著一枚蘋果:“佩特,選擇其中的一個,任何一個。”

    “一個什么?”佩特懵了,下意識的問。

    “一個人,你選擇里奧,阿曼、魯尼中的任何一個,你指定,我就把蘋果放在他的頭頂,然后你用箭來射他頭上的蘋果。”

    里奧冷笑:“劍士,你是誰?”

    “我是一個過路人,一個無名之輩,真的。“

    “你為什么知道我們三人的名字?”里奧喝道,“木橋長街上就有守備隊,劍士,別在這里自找麻煩。”

    “我沒有自找麻煩,里奧·提利爾。剛才你的確射了佩特兩箭,現在就該佩特射你們兩箭,這才合理。難道你認為這樣不合理?”劍士不敢相信的口吻。

    “我要是不呢?”

    “那我只好強迫你們。”

    里奧伸手拔匕首,他的格斗很厲害,至少佩特知道好幾個自己都不可能是里奧的對手,但他看見劍士出手就把里奧按在了桌子上,里奧的匕首也到了劍士的手上,奪的一聲,匕首擦著里奧的臉釘進了桌子。

    一道鋒利的疼痛,里奧的臉已經被鋒刃劃開,一道血線流出。

    “你敢動我,我會告訴我的父親。”

    在舊鎮,提利爾家族最大。

    “告訴你的父親沒有問題,只是在這之前,我先把匕首刺穿你的脖子,讓你父親看看脖子上穿一只匕首的裝飾,一定是件很舒服的事情。”

    劍士伸手拔出匕首,就向里奧的脖子刺下。

    “不要!”佩特疾呼。

    匕首停在了里奧的脖子上,刀尖已經刺破肌膚。

    “不要什么,佩特!”

    佩特也是心里一凜然,這個劍士他確定以前從未見過,可是他為什么知道他的名字,還能知道里奧,阿曼、魯尼三個人的名字,對里奧的家庭背景也很清楚,并且根本不怕提利爾家族的威權。

    “我來射箭,你把蘋果放在阿曼的頭上。”佩特說道。

    阿曼一直長期羞辱于他,比里奧更陰險。里奧雖然也該死,但他是提利爾,還是算了吧。提利爾,不是佩特這樣的小人物敢去惹的。

    劍士笑了:“好吧,佩特,游戲就正是這樣的玩法。”他松開里奧,把蘋果放上了戰戰兢兢的阿曼的頭頂。

    “阿曼,別讓蘋果掉下來,如果蘋果掉了下來,你的人頭就會落地。”

    阿曼的身子一僵,魯尼更是臉色慘白,一動不敢動。萬一劍士把蘋果放到他的頭上那就慘了,不要動不要動不要動!劍士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里奧,能借一下你的弓和箭嗎?”劍士客客氣氣。

    里奧心里銳氣全失,他明白劍士會隨時把他殺死,而他的那么多的格斗技巧都根本使用不出來。

    對方的手太快,力量太強大,他根本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里奧臉色鐵青,把弓和箭借給了劍士。

    劍士走到佩特的面前,把弓和箭交給佩特。

    佩特接過弓和箭,阿曼的臉色已經成了死灰色,滿眼都是求懇和恐懼。

    “阿曼,求我!”佩特瞄準。但他不管怎么瞄,都肯定瞄不準。佩特就沒有學過射箭,他只是看過別人射箭。

    “佩特,我錯了,求你放過。”阿曼說道。

    “你可是真心懺悔?”

    “真心懺悔。”

    “你在欺負我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會有今天。”

    “我錯了,佩特,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欺負你。我發誓,你今后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希望我們能是最好的朋友,平等,尊者,友愛。“

    樓梯口響,蘿希出現,這是一個擁有小麥色肌膚的女孩子,健康,美麗,青春。

    “你在做什么,佩特。”蘿希說道,“快把箭放下,你會傷害到別人的。”

    “我會把箭放下的,在我射過兩次之后。蘿希,你還沒有看過我的箭術,今晚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神箭。”

    佩特瞄準,阿曼閉上了眼睛,眼淚流出。

    “好吧。”佩特說道,“劍士,我覺得阿曼是真的懺悔了,我可以要求換一個人嗎?”

    “如你所愿,豬倌佩特。”劍士笑道。他連佩特的不雅外號都知道。

    豬倌是里奧,阿曼、魯尼三個人為佩特取的雅名。

    劍士走到阿曼面前,把蘋果拿下來:“佩特,你準吧蘋果給誰?”

    “給里奧吧,我比較喜歡他,就好像他喜歡我一樣。”

    蘋果放上了里奧的頭,里奧的臉色一下子就垮了!

    垮了!

    佩特開始瞄準。

    蘿希大驚:“佩特,你會殺了他的。他可是提利爾。”

    “我知道,但我有無敵的劍士。”

    “不,你是瘋了,流浪劍士四海為家,出了事情他可以一走了之,你卻不能,到時候守備隊會把你撕碎的。”蘿希喊道。

    “喔!蘿希,你知道我是最聽你的話的,好吧,里奧,我們扯平了,不過你今后敢再對我不敬,你知道后果。總有一天,我會找到機會,把你欺負我的委屈全部還給你。”

    “佩特,我那是開玩笑的。既然你不喜歡,我保證今后不會再對你開類似的玩笑,一次也不會。”

    “你發誓!”

    “我以七神,新舊諸神,提利爾家族的榮耀向你發誓,佩特,今后只要你不喜歡的游戲,我一定不會再做。”

    “好吧,我選擇相信你,里奧!”佩特說道。

    里奧心里一松,他這才發覺全身都已經是冷汗。里奧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不怕死的勇士,到佩特用弓箭對準他,他才知道了自己是非常恐懼死亡的。

    劍士笑道:”佩特,你還有一次選擇的機會,這個游戲這樣玩下去可一點都不好玩啊。“

    “劍士,把蘋果放到魯尼的頭上吧,我向你發誓,這是最后一次。”

    魯尼幾乎暈厥。

    但劍士依然把蘋果放到了魯尼的頭上。魯尼的脖子立即僵硬,一動不敢動。

    佩特說道:“魯尼,對不起了,閉上眼睛吧,這樣你會好受很多。”

    魯尼幾乎要哭出來:“佩特。”他說道,“請給我一個向你下跪懺悔的機會,我以前做的事情,我其實一直在偷偷的后悔,真的,我不該把一些污垢之物偷偷抹上老博士的內衣上……我不該做那些對你造成傷害的事情……我發誓,我今后再也不敢了……不管是里奧還是阿曼,還是其他的任何人逼迫著我,我都不會再做對不起你的任何事情……真的,我發誓……任何事情……”

    “閉上眼睛,魯尼,我別無選擇。”佩特說道。

    他開始瞄準!

    蘿希尖聲喊道:“佩特,你要是敢殺人,我不會讓你再來看我,你要約我去港口碼頭看船帆,我也再不會去了。”

    “你放心,蘿希,我只需要一箭就能射中蘋果。”佩特信心滿滿。“我箭術通神。”

    咻!

    一箭射出,箭矢從窗口射了出去,射進了蜜酒河。

    那窗口距離魯尼可遠了,有多遠呢,有三張桌子那么遠。箭術再差的人,也不可能錯得這么離譜,除非是他故意的。

    佩特并沒有要殺三人中的任何一人的心思,作為一個存款只有九個銀鹿的可憐蟲,射殺了其中的任何一個,他都無法帶著蘿希離開舊鎮。

    閉緊了眼睛的魯尼聽到弓弦聲響,身子一顫,頭頂蘋果掉落……劍士不緊不慢的拔出了窄劍……里奧,阿曼、佩特和蘿希大驚失色。

    佩特忙道:“劍士,劍下留人,我還有一箭沒有射呢。”

    魯尼睜開眼睛,雙眼已經渙散無神,他還活著,佩特箭矢落空了。但他終于緩過氣來,正要歡呼一聲,卻看見大家都悲哀的眼神看著他,劍士手里的窄劍指著他的咽喉。

    “魯尼,我說過,蘋果落地,人頭落地。”

    魯尼頓時目瞪口呆!

    “不,劍士,根據約定,他要是人頭落地,我還有一箭就沒法射了。”佩特鼓起勇氣說道。

    里奧和阿曼都異樣的眼神看著佩特。蘿希也看出了,佩特想救魯尼。

    劍士看看佩特,看看魯尼:“好吧,魯尼,你自己選,是讓我一劍砍下你的腦袋,還是讓佩特再射你一箭。”

    “……讓佩特……再射我一箭……”魯尼口干舌燥,這都是些什么選擇啊,要么被砍要么被射,這有什么區別么?

    當然有,生與死的區別而已!

    劍士很不舍的窄劍入鞘,把蘋果放在了魯尼的頭頂:”魯尼,蘋果落地,人頭落地,這是佩特最后一次射箭的機會。“

    魯尼很想回答是,但卻一個字說不出口,他很恐懼!

    萬一佩特這一箭射準了呢?正中額頭或者臉,準得不能再準了!

    “魯尼,閉上眼睛,脖子不要動,身子更不要動。”佩特喊道。

    魯尼不敢回答是,他怕蘋果掉下來。他的身子再次變得僵硬。

    咻!

    一箭射出,這次佩特的弓弦都沒有拉直,力量也很小,所以弓弦的聲音很小,箭射了出去,從他身邊的窗口射出,這次完全偏離了方向。魯尼在南方,佩特的箭射的是西方。

    騙人也不是這么騙的!

    魯尼睜開眼睛,慢慢的,身上沒有傳來疼痛的感覺,也沒有聽見弓弦那可怕的聲音,他只聽見了弓弦輕微的聲音。

    佩特怕弓弦聲音驚嚇到魯尼,他故意沒有用力。

    箭射歪了!

    魯尼沒事!

    但劍士開不開心呢?佩特這明顯是在作弊。

    里奧,阿曼、魯尼三人都看著佩特,三人同時覺得,自己平時對待佩特太過分了。而佩特敢這么做,當著無敵劍士的面,他其實把所有的風險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蘿希也覺得佩特好勇敢!

    “劍士,箭射了,沒中!”

    劍士哈哈一笑:“聰明,學城的學徒,有膽量有智慧也敢擔當,好樣的。”他看向里奧,阿曼、魯尼,“你們三人,還不快滾。”

    里奧,阿曼、魯尼三人連忙站出來,急匆匆的離開羽筆酒樽,很快,長長的木橋上再也看不見他們的身影。

    “佩特。”劍士來到佩特身邊,“我知道你在等一個人,一個煉金術士,為了蘿希。”劍士的手指翻動,一枚金龍在他的手指上翻來翻去,“你在等這個東西,是不是?煉金術士沒來,我來了,價格一樣。”

    蘿希看見一枚金龍,臉上飛紅,轉身,噔噔噔上樓去了。

    一枚金龍,母親艾瑪對外公開叫賣的她的第一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