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娛樂帝國系統 > 娛樂帝國系統最新章節 > 第兩千三百六十二章北漂的命運

娛樂帝國系統 第兩千三百六十二章北漂的命運


    為了這500塊錢也不值呀,所以說到這個時候看到的新文化,馬建軍他也是十分的老實,直接的就表態了,肯定配合。

    大師兄這個時候笑呵呵的說:“其實也沒有什么,當時我就是想知道一點情況,你不是說你們飯店里面有很多人去那個洗頭房大保健嗎?

    看來你也是熟門熟路了,那么在你們的,誰在里面呢?你也說了,有很多同事呢去洗頭房大保健。

    我呢就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在你們那眾多的同事中呢,有沒有小月這個人,他有沒有去過洗頭房大保健?”

    大師兄的這個問題呢,真的是別出心裁,讓二師兄的眼前也是一樣好呀,對呀,小岳岳這家伙確實有沒有去大本營也是一個問題呀,不過呢,看小岳岳這老實巴交還是好像不一定有,但是呢,從小岳岳以前的同事之中求證一下,這也是非常好玩的一個事情呀,搞不好可以加到相聲包袱里面。

    這個問題那還沒有,等哪天就可以打下去,在一旁就氣急敗壞的說:“大師兄,看你說的我是那樣的人了,我說過沒有就肯定沒有,當時洗頭房也不便宜對不對?

    我那點工資根本不可能去洗頭房呀,再說了當時我才多大,十五十六這種年紀就算去了,人家是不是接待還不好說呀。”

    大師兄這個時候呢,哈哈大笑說:“15歲你還為未年保護呢,別給我來這一套這事情呢,沒有說是什么年紀的問題,只有說能力的問題,還有票子的問題。

    馬建軍是吧,你說說看,你放心小岳岳,保證不會在這個事情上面為難你,我敢保證。”

    其實呢,這個時候馬建軍心里面也是非常的無奈呀,這叫什么事情呀,自己遇到的小岳岳已經夠倒霉了,但是還遇到了小岳岳,兩個更不靠譜的四兄弟,這三個人不會神經有問題吧。

    聽說神經病把人給殺掉也不犯法呀,自己會不會那么倒霉呀,會不會因為當時借了小岳岳500塊錢沒有還給他,導致他精神出了問題,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真的就造孽呀。

    難道出門沒有看黃歷,今天居然遇到了小岳岳,還遇到了他兩個神經有問題的師兄。

    不過呢,雖然想是那么想,我年輕人心里面有些害怕,但是還是有只羊實話實說:“放心大師兄沒有這個問題,小心你難道是老實的很根本沒有這種情況出現,他沒有那個膽子當然讓他到門口站過,我還試圖把它給拉進去,但是呢,他沒有進去呀,確實他兜里面沒有那么多錢,他掙的那點工資呢,很多都寄給家里面了。

    當時小岳岳家里面呢吵架比較辛苦,所以說呢,他的精神掙的錢也算是一點收入,寄給家里面家里面也能改善一下,這點我敢保證,他肯定倒是沒有去過洗頭房,至少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他沒有去過,所以說其他的時候他有沒有去過,或者是說我離開之后他有沒有跟其他人去過,我就不知道了。”

    本來那天到事情的前半段,那小岳岳心里還很高興的,確實當時家里面很窮,但是他自己在外面掙點錢補貼一些家用,也能夠讓父母稍微的減輕一些負擔,這是小爺爺非常自豪的,雖然他早就出來賺錢了,肯定非常辛苦,但是那辛苦的還是值得的。

    不過呢,聽馬建明這家伙后面的說的什么話呀,這叫什么話呀,這叫人話嗎?

    所以說呢小岳岳就毫不客氣的說:“說什么呢,你別造謠了,什么你走之后我又沒有去過呀,我根本沒有這個事情,你知道不知道,別給我來這一套,不要轉移話題啊。

    實話實說,當時到底怎么樣一個情況,你走了之后又去什么地方浪了,今天不把500塊錢的事情給我說清楚,你看看你能夠走得去不能夠走出去。

    告訴你。也都是我的人,知道不知道。

    馬建軍好奇的看了一眼周圍的人,這些人有的比較眼熟啊,在公共汽車上的大明星并不一定說,都是那種一點名氣都沒有的青年,有一些呢二三線的明星啊,沒有自己的汽車,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說呢,這個時候呢,馬建軍就有一些好奇的,看了幾眼周圍的人,然后他說:“小岳岳,怎么著,你現在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這些人是你的同事嗎?好像這些人有的是明星呀,我記得在一些電影電視上面,有些配角都是這里的人,還有一些我看像是唱歌的,在縣城有一些商演我都看過他們有參加演出,難道你也去娛樂圈混了娛樂圈可是一個混亂的地方。有那地方呀,林子大什么鳥都有,亂的很,我告訴你呀,在娛樂圈你要堅持本心,不然的話容易迷失自己呀。

    不過呢,看你這模樣,也沒有什么危險可發生的,就算有女制片人也不可能潛規則你要找也要找小情人啊,就你這種情況,人家除非瞎了眼,不然的話不可能找你的。

    你放心你是非常安全。”

    這好家伙,馬建軍自己的罪行沒有交代清楚,居然還在這里挑撥離間,這樣的一番話呢,讓周圍的那些藝人那也是狠狠的瞪著馬建軍。

    這孫子瞎說什么實話呢,雖然娛樂圈可能有些問題,但是并不一定像你說的那么簡單,比你想的復雜的多,你在一個外人就不要在我們這些娛樂圈的人面前說這些事情了。

    那不是跟自己找不自在嗎?難道想找打嗎?小葉馬上就拍了一下馬晶晶的腦袋,然后10分的嚴厲的說別廢話別廢話,變成硬話題啊,姓馬的,你小子呢,總是來這一套,以前呢我和你說話的時候你就給我轉移話題,現在又給我來這個,你管我什么呀,我現在也是娛樂圈的人了,知道不知道?我們的娛樂圈形容地宮,我們娛樂圈呢,五講四美三熱愛,我們娛樂圈什么都好,我們有些好風景你是不清楚的,別亂說,知道不知道。別人廢話給我說重點。”

    就算老實人小岳岳都有點看得出來,周圍的人有些不高興了,大家都是娛樂圈的人,你那么體會娛樂圈,你是不是少個晚飯呀?

    小岳岳也在懷疑馬建軍這家伙那是不是缺心眼兒啊,當著那么多娛樂圈的人的面兒竟敢說娛樂圈不好?

    這個時候呢,馬建軍被敲了一下腦袋,這才清醒了過來,馬上就說:“其實呢,說這個說這個話題呢,也就是調節一下氣氛,大家別介意啊,所以也說實話呢,都是這種情況呢,我也是比較的悲慘呀。

    你想一想,我當時工作沒了吧,也沒有什么收入,而且當時是大雪紛飛,你說我去別的地方找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工作,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夠找到的。

    還有我在老鄉中間呢,就有了那么一個名聲,也不好找工作呀,對不對?

    其實在我們老鄉之中呢,去新華大寶見的不是我一個人,大家基本上都去,但是那去歸去別人沒有被警察抓住呀,我這次被警察給抓住了,還被關了一個星期,這樣的話我的名聲就臭了,成了別人笑話的目標,在老鄉之中呢,很多人都知道我在新東方大保健的時候被警察給抓住了,還被拘留了。

    這樣就等于我的人生利益中有了污點,對不對?所以說呢,當時我本來想通過老鄉找一個好的工作的,至少能夠暫時讓我在京城生存下去,掙了錢先把你的錢給還上,但是那沒有辦法呀,很多人想見到我就像朵唯一一樣躲避著我,覺得我這個人呢,去了一次洗頭房就十惡不赦了,我有那么瘦不是嗎?

    我做了別的男人都喜歡做的事情而已,其實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呢,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事實上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容易呀,我這個人其實也是非常的倒霉,當時那種情況我想要找工作,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老鄉介紹,通過老鄉介紹能夠有一個擔保呀,找工作好找,但是呢,我沒有辦法通過老鄉介紹找工作。

    這就是我當時最悲哀的地方,你想想都是下的那么大雪,我找個工作也沒有老鄉愿意為我擔保,還有很多的老鄉笑話我,你想我當時的情況,我當時的心情是怎么著,我告訴你我上吊的心都有。

    但是呢,我不敢呀,沒有辦法,家里面也是等著我的工資呢,在老鄉那里找不到工作,我只有想別的辦法了,當時我想啊我唯一的一個把柄就是說去洗頭房大保健被抓住了、

    那這個時候我覺得我還是離開鏡頭比較好一些,去別的地方,別的老鄉就未必知道這個事情對不對,這種事情呢在同一個城市也許傳得很開,在不同的城市基本上沒有什么好傳播的。

    所以說那我就決定去別的城市了,沒有繼續在京城,倒是我真的沒有繼續在京城,如果我繼續在晉城工作沒有還錢的話,你見到我的面就扇我耳光,我絕對不說二話,其實當時我離開京城了,沒有在京城混啊。

    這個時候小岳岳也不能善罷甘休,指著馬建軍的鼻子說:“姓馬的,你說你一兩個月就把錢還給我,沒事,那你居然不在經常做了,你是不是故意想著不還我錢呢?當時你是不是這樣想的,說給我說清楚。”

    王經理馬上解釋說:“岳岳岳岳你別生氣,當時真的不是這種情況,當時我想著呢,通過我們小時候介紹個工作,正常一兩個月前就把錢還給你了,但是事情比我想的要糟糕呀,大家很多人都知道了,我因為去洗頭房大保健被抓住了,所以說那都看不起我。

    沒有辦法呀,我就堅持活不下去,所以說我才找機會離開了京城,其實呢,當時我想我如果在京城找個工作能夠找到的話,那是最好干上一兩個月,還給你500塊錢,那還是很容易的,我倒是絕對沒有想著要賴賬的意思。

    但是呢,其實在今天我混不下去呀,沒辦法我要生存呀,所以說呢,我就去了別地兒了,我就根本沒有在京城。你想想我根本沒有在京城,就不容易找你了,對不對?

    等到第2年我想要去找你的時候,結果那就找不到你了,當時你是不是不在那個飯店干了,為什么在那個飯店干的好好的?你居然離開了去了別的地方干了。我發誓呀,當時我真的去找你了,不信呢,你問問老劉頭,當時我還問老人頭你干什么去了?我當時真的是奔著還錢給你的,但是那老老劉頭說你不在飯店干了。

    我也沒有你的聯系方式啊,所以說當時我想找你也找不到,我沒有說是想賴著你的賬不還,我也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到時你那5塊錢算是救了我一條命,我又不是知恩不報的人。

    所以說那我真的去找你了,老頭可以作證,如果你去找人的時候問我,當時我沒有去找你,你回來怎么樣收拾我誰約你,到時我還在想你為什么不在飯店干呢?

    也是比較有前途的一個收入呀。老劉頭呢,是飯店的一個看門的老頭,現在說是看倉位的老頭和經理,那有那么一點親戚關系,平時呢也是和大家打成一片,算是老好人一個,和小月的關系也不錯,你倆經常在一起喝小酒。”

    聽到這里小岳岳稍微的心情平復了一些感情,也是因為自己離開了飯店,馬建軍這家伙沒有想著不還錢這,對學英語來說稍微的有那么一點心理安慰,自己的老鄉果然還是給自己還錢來了,雖然呢時間長有些延遲,但是確實是來找自己花錢了,至于說自己當時沒有在飯店干,那是一個例外,那也許怪不得馬建軍這個人。

    其實呢,小岳岳這個家伙真的生氣,生氣就生氣在這個地方,就是說馬建軍這家伙不還自己錢,居然想賴賬當時那種情況。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