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田園紈绔妻 > 田園紈绔妻最新章節 > 750 吆呵,挺硬氣(2更)

田園紈绔妻 750 吆呵,挺硬氣(2更)


    薛澤捧著一個匣子,忐忑不安的回了酒樓,因為走得太急,到了門前的時候一直在喘大氣,接連深吸了幾口大氣,才對著一邊的福喜點了點頭,“麻煩了。”

    福喜輕輕敲了敲雅間的門,

    “進來!”

    福喜推門,薛澤抱著匣子進去,誠惶誠恐,頭也不敢抬。

    “調查清楚了?”

    厲飛不緊不慢的問。

    不知是剛才走的急了,還是嚇的,薛澤額頭上冒出了汗珠,“稟世子,調查清楚了,確實是內子所為。”

    不等厲飛說話,把懷中的匣子打開,“這里面是二十萬兩銀子,是彌補這幾日美顏館的損失的,還請世子收下。”

    “薛侍郎以為我是為了銀子找你?”

    厲飛聲音輕緩,薛澤卻聽出了生氣之意,心里不由得發緊,“還請世子明示。”

    “薛侍郎入兵部也有五六年了吧?”

    厲飛突然轉了話題。

    薛澤有些跟不上,但還是如實回道,“是,今年是第六個年頭了。”

    “聽聞薛侍郎很有才華,幫尚書大人解決了很好棘手的事。”

    薛澤戰戰兢兢,“世子過獎了,那都是尚書大人賞識。”

    “既然如此,你給我說一說,你夫人為什么要這樣做?”

    “內子說她是因為……”

    只說了這幾個字,薛澤便頓住了,剛才氣急之下,他并沒有多想,現在才有點反應過來,皇貴妃犯了什么事,就連他這個兵部侍郎都不知道,他夫人一個內宅夫人,又從哪里聽說的跟世子妃有關系?

    看他不語,厲飛便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笑了笑,“看來薛侍郎的才華都用到了兵部上。”

    薛澤腿發抖,有些站不住了。

    厲飛自當沒看見,慢悠悠的喝了幾口茶,“薛侍郎,銀票就免了,你回去告訴你夫人,我只要人,只要把人交出來,對于你們所做的一切,我既往不咎,否的話……”

    后面的話他沒說,薛澤卻早已驚的濕透了后背的衣服。

    抱著匣子從酒樓出來,薛澤覺得自己后波經涼颼颼的,尤其世子最后看他的那個眼神,他想都不敢回想。

    “趕快回府!”

    上了馬車,急切的吩咐車夫。

    車夫鞭子甩的老高,趕著馬車一路狂奔回了薛府。

    薛澤匣子都沒有來得及抱,下了馬車急匆匆的回了自己院子,未等薛夫人開口,便一腳踹了過去,怒目圓瞪,“我今日才知道,你竟然想葬送了我薛府所有人的性命!”

    薛夫人被踹倒在地,頭磕在了椅子上,嗡嗡作響,聽到他的話,想要爬起來辯解,掙扎了幾次,也沒有起來。

    薛澤還不打算饒她,搬起腳邊的凳子朝她砸了下去。

    薛夫人一聲慘叫,外面院子里守著的下人嚇的全部哆嗦了一下。

    薛澤雙眼都是猩紅的,臉色十分猙獰,“你最好把事情老老實實的給我說清楚,否則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薛夫人從來沒有看過他如此猙獰的模樣,嚇得身體縮成一團,驚恐的后退,“我、我、我……”,身體縮到了桌子底下。

    薛澤大步過來,把桌子掀翻。

    薛夫人又是一聲尖叫。

    薛澤幾乎要失去理智了,彎腰一把揪住薛夫人的衣服,硬生生把她拽了起來,臉距離她只有一寸,憤怒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臉上,“你說不說,說不說?”

    薛夫人驚恐之極,“我說,我說!”

    薛澤一把將她扔在地上。

    薛夫人顧不上疼痛,斷斷續續說出來,“我前幾日回娘家,我爹把我叫去了書房,說我大姐之死和厲王府有關系,讓我想辦法幫忙對付他們,我當時不肯的,我們怎么能和厲王府作對,可我爹說我大姐是被冤枉的,只因世子妃去宮中的時候,不小心得罪了她,皇上才對我大姐起了反感,然后找借口把我大姐下了天牢。我聽后心里不平,這才想了這么一個方法對付她。”

    薛澤依然余怒未消,“你說的可是真的?”

    “真的,真的。”

    薛夫人點頭如搗蒜,“我絕沒有撒謊。”

    “好,你跟我去喬府,我倒要文問岳父,他為何要置我薛府眾人于死地。”

    薛夫人不愿意去,“相公,我錯了,真的錯了,我去給世子妃磕頭賠罪,我補給她損失的銀子,這件事我們就這樣過去好不好。”

    薛澤冷笑了一聲,“你想的太美了,世子說,你們喬家不交出人來,后果自負。”

    “什、什么人?”

    “那就要問我的好岳父了。”

    喬家,也是功勛之家,喬家的先祖當年跟著先皇身邊立下了汗馬功勞,被封為了國公,爵位世襲。

    薛澤沒給薛夫人遮掩,就這樣讓她鼻青臉腫的跟著來了。

    兩人一下馬車,喬府的人看到薛夫人嚇了一跳,還以為出了什么大事,“二小姐,您這是……”

    “我爹呢?”

    下人沒打斷,愣了愣,才回她,“國公爺在書房。”

    “你去稟報,就說我和相公過來了。”

    下人轉身飛跑去稟報,兩人直接去了會客廳。

    不一會兒,腳步聲響起,兩人站起來,門簾被打開,國公爺走進來,目光落在薛夫人臉上。

    “爹!”

    “岳父!”

    薛澤恭敬行禮。

    喬國公哼了一聲,去主位上坐好,不怒自威,“薛澤,你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

    “我打的。”

    薛澤直接承認。

    砰!

    喬國公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還敢承認,我女兒犯了何錯,你竟然對她下這樣重的手?”

    薛澤一撩衣擺,跪在喬國公面前,“岳父,毆打夫人是小婿不對,小婿給你認錯,但小婿想問問,薛府是如何得罪您了,您竟然想要把我們薛府眾人置于死地?”

    “你胡說八道什么,我們兩家是姻親,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何時要置你們薛府眾人于死地?“

    “既然如此,岳父為何要讓夫人去找世子妃的麻煩?”

    薛澤逼問。

    屋內靜下來,喬國公好一會兒沒有回答。

    薛澤聲音又起,“與夫人成親這么多年,我一直敬重岳父,只要您有需要,不管多么棘手,薛澤都為你辦成,因為就如您所說,我們兩府已經綁在了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可這次岳父的所作所為,太讓薛澤寒心了。”

    喬國公還是不說話。

    薛澤又道,“夫人的所作所為,世子已經全部知曉,他今日把我叫去酒樓說此事,是給了我一個全面,我不能不領這個情,岳父要是憐憫小婿,就把他所要之人交出來,小婿親自送過去,若是不然……”

    說到這里閉了閉眼,“小婿今日便給夫人休書,自此以后,喬府何薛府再無任何瓜葛。”

    “你敢!”

    喬國公又是一拍桌子。

    薛澤不退讓,“為了薛府眾人的性命著想,小婿自然是敢的。”

    薛夫人白了臉色,“爹!”

    “沒用的廢物!”

    喬國公喝罵了一句,他有兩女三子,其中最是器重的便是皇貴妃,那個女兒心思縝密,心計頗多,有著不輸男兒的魄力和智謀,只可惜生為了女兒身。而眼前這個女兒,便不行了,這也是他當年把他下嫁給還不是兵部侍郎的薛澤的原因。

    薛夫人身子縮了縮,大氣也不敢出了。

    喬國公擺手,“你先出去!”

    薛夫人看向薛澤,見他沒有反對,這才敢轉身出了會客廳。

    喬國公瞇眼看著薛澤,“那個病秧子找你了?”

    薛澤手握緊,咬了咬牙,“是。”

    “說讓我交出人來?”

    “是。”

    “我若是不交呢?”

    “后果自負。”

    喬國公冷笑了一聲,“好大的口氣,本國公爺跟在皇上身邊建功的時候,他還在娘胎里打轉呢,現在竟然威脅起我來了。”

    “岳父這是不想往外交人了?”

    “若是想要,讓他自己過來!”

    薛澤麻溜的站起來,從懷里掏出準備好的休書,放在桌上,轉身往外走。

    喬國公來了氣,“站住!”

    薛澤只是腳步頓了一下,繼續往外走。

    “給我攔下!”

    幾名下人擋在了門口。

    薛澤這才停下腳步,回頭,連稱呼都變了,“國公爺這是何意?”

    “混賬!”

    喬國公再次怒極拍桌,“國公爺也是你叫的嗎?”

    “休書我已經給了,自此我們兩府再沒有了瓜葛,我自然是要稱呼國公爺了。”

    喬國公氣的胡子都翹的老高,“你給我滾過來坐好。”

    薛澤自是不動。

    “把他給我抬進來!”

    幾名下人合力,把薛澤抬了回來,把他摁坐在椅子上。

    喬國公揮手,下人退下去。

    “長本事了你!”

    “不敢,我只是求生心切,國公爺這里行不通,我要去王府給世子請罪,希望他看在我一片誠心的份上,免了我薛府眾人的罪。”

    “免罪?”

    喬國公呵呵笑了兩聲,“你可知那個顧雅箬是個什么樣的人,得罪了她,你還想免罪,你未免想的太好了。”

    “不管如何,薛澤都要去試一試的,大不了用我的官服換府中人平安。”

    “你這是鐵了心的要和我做對了?”

    “國公爺要是把人交出來,我自然跪地給您請罪,夫人我也接回去,但您要是不給我人,我只有這樣做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排列三期尾定胆选号法